剑侠情缘3专区
查看: 896|回复: 1

[原创] 【画语墨香】闻说——吾身为刃,吾志即枪(上) [复制链接] [手机看帖]

分享到:
UID
32190926
帖子
342
威望
2
多玩草
1732 草
发表于 2016-5-17 19:57:06 |显示全部楼层

1.阴云

“我去城西一趟。”沐雪麻利地系上头发,院子里正在喝粥的尹芒和陆萤儿面面相觑,从来没见沐雪这么着急过。“沐雪姐姐,你去哪啊?”陆萤儿捧着碗,嘴角还有一些饭菜残渣。

沐雪看着她这个样子,“噗哧”一笑,道:“昨夜有一批天策将士被紧急送往太原城,这些人皆是长安溃退下来的伤员,伤势严重,已经有一批万花和七秀弟子先行在救治,但是今早发出讣告,郎中仍然急缺,我打算去看看,尽点绵薄之力。”

尹芒低着头,表情有些阴沉。沐雪仿佛猜出些什么,叹口气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潼关已破,长安陷落,狼牙军大军压境,天策府为大唐最后一道防线,势必首当其冲。”尹芒抬起头,正对着沐雪的眼睛,点了点头。

沐雪进屋舍里拿出药箱,“你们不必等我了,我还不知道会到什么时候。”“沐姐姐慢走。”陆萤儿喝光碗里的粥,嘴角带着残渣,冲着沐雪傻笑告别。

待看不见沐雪身影之后,尹芒忽然敲了敲陆萤儿的头,陆萤儿抬头看看他,两人相视一笑。收拾完碗筷,两个人晃晃悠悠也朝城西走去。

城西现在已经很是混乱,根本没有人注意到有没有闲人,自尹芒和陆萤儿来到城西之后,尹芒已经被匆匆忙忙的万花弟子撞到两次了。陆萤儿道:“战事好像很惨烈呢。”

一个瘦小的万花弟子抱着高高的医疗用具从尹芒面前经过,尹芒随手接过来,那弟子连连道谢,尹芒跟着弟子向帐篷走去。送到之后,那弟子连连道谢,尹芒则只摆摆手。陆萤儿问道:“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万花弟子神色黯然,道:“两位有所不知,潼关已破,东都天策府也早已惨遭战火,这一批天策将士是在血战天策之后死里逃生去支援潼关,但是本就连续作战多日,体力早已透支,再加上这批天策将士众多是身有旧伤,我们万花的大师兄说,这批人已经完全是凭着意志活下来的,所以对我们而言,已经不仅仅是一次普通的救治了,无论如何,我们也得把他们医好,时间紧迫,先行告辞。”万花弟子拱手,尹芒连忙回礼。

尹芒和陆萤儿辞别了这个万花弟子,又开始在这里晃悠起来,能帮忙了就帮一下,也挨个帐篷在找沐雪。整个城西如同在打着一场更为惨烈的战役,万花和七秀弟子高声喊着:“止血!快止血!”“把他按住,别让他乱动!”“再忍一下,再忍一下!”

陆萤儿看了一会,实在受不了,拉着尹芒走了出来。城西的气氛和整个太原城真是格格不入,城西的气氛紧迫压抑,太原城却被太阳照得有些慵懒。尹芒取下酒壶喝了一口,陆萤儿踮着脚想去够。

“你们也是来帮忙的吗?”尹芒和陆萤儿顺着声音看去,一个高瘦男子,一席布衣,手中抱着几个药箱,但是站立的姿势很奇怪,待他向尹芒他们走过来的时候,两人才发现,这个人竟是个跛子。

男子不好意思地低了低头,抱着药箱边颠颠地走着,边道:“你们也是受不了这里的气氛吧,最近已经有很多人热心来帮忙,但是最后却受不了这里的气氛都纷纷回去了。”说着,男子开始向那个阴云笼罩的营帐处走。

陆萤儿气不过,怒道:“喂,什么叫我们受不了里面的气氛,只是……只是……”尹芒拦住还要辩解的陆萤儿,拱手作礼,带着陆萤儿离开了。“喂,你为什么不让我把话说完?”回去的路上,陆萤儿问尹芒。尹芒没做解释,只是拉着陆萤儿一味地往前走。

陆萤儿一下子甩开尹芒的手,“到底干嘛!”尹芒叹了口气,比划道:那个人、虽然、是个跛子、但是、他、站立的、姿势、不简单、我想、他应该、是之前的、天策将士、跛后才留在、太原的。


2.微雨

这批人已经在太原待了五日,日日如此,每日好像都有不同的伤员有新的情况,虽然总的形势是在好转,但是这样下去的话,所有人都在这里耗着。

沐雪很少回茅舍,有时也是匆匆拿几样东西就走。尹芒有时忙完了家务,就会坐在茅舍外的石凳上喝酒。这一日,尹芒照常晒着太阳,喝那泛着清香的酒。“我可以坐下么?”尹芒抬头看去,来人正是那天在营帐外遇见的男子。尹芒点点头,男子坐下,道:“没有见到那天的小姑娘啊。”尹芒比划道:她、出去了。

男子看了看他,“你不会说话?”尹芒点点头。男子道:“也是这次落下的病根儿?”尹芒摇摇头,男子又自顾自道:“那看来应该是很早以前了。”男子看了看自己的脚,苦笑了一下道:“也还没有人知道我这只脚是怎么跛的,你要听吗?”

尹芒看了看男子,在他眼里,尹芒看不到任何情绪,没有博取同情,也没有自怨自艾。

我叫时炎,前先锋营的一个小战士,说小战士可能有些谦虚,毕竟我也已经在天策府待了十几年了,算是个老兵了。

天宝十四年,安史之乱爆发,李唐皇室抗敌不力,导致叛军一路势如破竹,短短一个月时间攻破洛阳,直捣潼关。潼关乃是大唐命脉,潼关一破,便等于将都城长安拱手相让。此时的天策府已经历经苦战,连天策本府都已被狼牙霸占,但是纵在这样的情况下,天策儿郎仍然没有退让,曹雪阳临危受命,带着天策府留存的精锐连夜赶往潼关。

天策府等人赶到潼关和封长清、高仙芝会合,但是就在此时,朝廷竟下旨要封、高二人班师回朝。不久之后,便传来两人因勾结叛军被斩首的消息,后来,玄宗封哥舒翰为兵马副元帅,率20万唐军出兵潼关。

潼关地形易守难攻,哥舒翰与曹雪阳会合后一致认为,要守潼关,便绝不能出关。众人在潼关苦守数月,叛军无法攻破。但是噩梦,很快就来了。

安禄山留下老弱病残的兵士在陕郡,平日里的精锐却不见了踪影。哥舒翰和曹雪阳都是久经沙场之人,他们当然知道安禄山想要诱兵出战,如果兵出潼关,那必然是有死无生的下场。

可是没有想到的是,杨国忠进谗言,若哥舒翰死守潼关定会错失良机,不久之后,玄宗下诏书,要哥舒翰领兵出战。

“我现在都还记得哥舒将军听完诏书的表情,不是不甘,不是愤怒,如果硬要说的话,更像是一种宿命。仿佛这个结局他从一开始就预见到了,他提着枪,在外面的城墙上舞枪,数十万将士就这样看着,我们没办法去安慰他,也没资格去安慰他。将军心里的苦是我们所无法体会的,唐廷气数已尽,我们都不过是皇帝手中的弃子,但是没有办法,这一战,我们必须得去。”

天宝十五年,六月初四,哥舒翰兵出潼关。


3.雷阵

初七,我们和叛军在灵宝相遇,灵宝西面靠山,北临黄河,中间是一条70里长的狭窄山道。

初八,两军对决。但是对面的军阵明显不对,偃旗息鼓,几于临阵脱逃。头阵的将军们被假象迷了眼,挥师急进,曹将军和哥舒将军拦不住他们,被后面的兵马推着往前走。就在我们进入山道的时候,两边忽然出现众多叛军,滚木礌石如雨般落下,我们躲闪不及,很多人都被那些滚木礌石砸死在山谷里。

哥舒将军和曹将军好不容易才稳定军心,但是安禄山麾下也多是久经沙场的人,正在此时,山谷两侧燃起浓烟,不消片刻我们便再也看不清身周,曹将军还没下令,周围的唐军早已自乱阵脚,他们怕有伏兵,根本不等下令,已经开始在浓烟中放箭,我的脚就是在浓烟中被误伤的。

曹将军带我们下马,我们只能在浓烟中等着,从风中判断是否有流矢。可是还是有几个兄弟中了箭,我们是早上和叛军对阵的,但是一直到傍晚我们都没有从浓烟里出来,直到即将入夜,夜风大起,才吹散了山谷里的浓烟。

但是当时天色已晚,我们从山谷里出来的时候早已没有多少人,等我们和后部会合时,却忽然杀出伏兵,那些后部人马本来就已经观望多时,内心恐惧不堪,我们如今丢盔弃甲而归,他们便知道吃了败仗,这时又杀出一支伏兵……唉,那安禄山果然是用兵的高手。

唐军立时溃散,人马互相踩踏挤压,不知多少人被挤入黄河,惨叫声响彻夜空。天策府余下精锐也是废了好大工夫才从那边杀出来,出关二十万,待我们回到潼关下时,已不足八千人。但是当我们回到潼关的时候,潼关……还是失了。

我们还没来得及悲戚,前线传来兵变消息,火拔归仁绑了哥舒将军降了安禄山,安禄山派出精锐搜山,要把我们剩余的这些残兵一举剿灭。

无奈之下,曹将军临阵点兵,派出一部分人将伤员火速送往太原医治,其余人星夜驰援长安,因为潼关一破,安禄山下一站必然是都城长安。

我还记得那天,送我们来太原的那个小将士,好像叫……邓信。


4.龙卷

沐雪今天还不是太忙,送来太原的这一批伤员的伤势已经基本稳定了,只是这些人经常会提起要回长安让她很头疼,明明才从那里死里逃生,又为什么要回去呢?

陆萤儿身材娇小,这几天找到了沐雪就跟着沐雪屁股后面窜来窜去,她长相可爱,又有着西域人的俊秀,在场的七秀万花弟子都挺喜欢她,在她帮着拿一些医疗用具的时候,也多有一些天策将士给她讲前线的故事。

陆萤儿经常手上捧着绷带,聚精会神地听着将士给她讲故事,她没上过前线,教主这次也并没有说要来帮助唐军退敌,只是说来监视红衣教的动向,陆萤儿唯一一次和叛军交锋,也是在取得红衣和叛军勾结的证据之后回太原的路上中了叛军的毒箭,也就是她遇见尹芒的时候,所以对她来说,并没有真正上过前线。

那一次,听完他们在潼关的故事,陆萤儿不禁惊呼:“没想到你们这么……”一时间想不到合适的词语,气氛一下子有点凝重。“悲惨吧……”一个天策将士幽幽地道。“不过……我们还有更悲惨的。他们……”

“赵宇!”一个年纪比较大的天策将士怒喝一声。这个叫赵宇的将士看了他一眼,但是视若无睹,道:“我们能做出这样的事,却要瞒着世人自称英雄,这样的我,对不起天策府。”年长的将士轻叹一口气道:“好吧……既然要说,那也让我来说吧。”

其实,并不是参与潼关战役的所有将士都安然到达了太原,也不是说没有出现在太原的将士就一定是战死了,还有一批将士,有着更残酷的命运。

这一行大约20人,他们是天策府留在长安最后的精锐,是长安内城最后一道屏障,但是对天策府所有来说,内城城破是迟早的事情,这20人便是作为最后的人肉屏障,用血肉之躯去阻挡那些如狼似虎的叛军。

早在他们留在长安时,曹将军曾允诺,待他们回到太原,休整队伍,必会回来驰援长安,这是他们留在长安最后的希望和信念,可是现在,他们在太原休息了足有七日还久,长安内城尽是普通百姓,来往客商,毫无战力。而那20人,是那些百姓最后的救命稻草。

如果长安城破,这20人会有怎样的命运谁都不敢妄下定论,可能有比砍头更残忍的刑罚等待他们,但是正如他们留在长安时的觉悟,一来,他们知道自己是长安城中无数百姓最后的希望,二来,可能他们也坚信天策不会就此舍弃他们,援军一定会到。

“那,你们休整好了就回去长安救他们啊,是因为时间太长了吗?”陆萤儿问道。“不……是从一开始,曹将军就不打算再回去了。”

瓷器摔在地上,“啪”地一声脆响,药汤四溅,溅到了他身上,他却恍若不觉。这里的所有伤员都看着他,他的脸上阴晴不定,表情瞬息万变。“老时……”年长的将士想说些什么,却如鲠在喉,无法言语。

他忽然转身,深一脚浅一脚地快速离开,几次看着都像要摔倒,但是他都勉强着自己,直到他渐渐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阴云,又铺满了太原城。

已有 1 人评分金钱 多玩草 收起 理由
阳宝弟 + 100 + 100 你的贴子很不错。推荐一下! O(∩_∩)O.

总评分: 金钱 + 100  多玩草 + 100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归隐人士

有事站内PM我

UID
5589827
帖子
10232
威望
17
多玩草
26 草

VIP资料员 剑三功勋勋章 端午节勋章 攻略达人 积少成多 马年新春勋章 365天!天天有你

发表于 2016-5-19 17:29:06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分享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联系总编|举报邮箱:dwkf@yy.com|Archiver|手机版|多玩游戏|多玩视频|多玩游戏论坛 ( 粤B2-20050785 粤ICP备09075143号 粤通管BBS【2008】第006号 )

GMT+8, 2018-12-12 07:38 , Processed in 0.138293 second(s), Total 8, Slave 0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