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22234|回复: 269

[攻略] 战神 斯巴达战鬼剧情人物详述(全文完,联动下3代攻略) [复制链接] [手机看帖]

分享到:
UID
12177224
帖子
19
威望
1
多玩草
101 草
信仰力
0
发表于 2010-11-2 12:12:34 |显示全部楼层
“For God so loved the world, that he gave his only begotten Son, that whosoever believeth in him should not perish, but have everlasting life.”
                                            ——Chapter 3, Verse 16 of the Gospel of John


      “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约翰福音3章16节

        首发A9VG,受一位朋友之邀,转发到此论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本文在介绍流程剧情的同时,会对相关的背景资料,以及已经推出的5部游戏进行些串联,一切都是建立在“我流”的基础上的。直言于此。另外,这样的文章能不能被除了A9之外的论坛的朋友接受,多少我是有些疑虑的,这也算是一种尝试吧。当然,也许结果并不能让人满意...who knows。
        看见有不少人想看看战神3的攻略,我就在这里给自己做一个广告了
        http://bbs.a9vg.com/thread-1431951-1-1.html


       Prelude: Chronicles of the God of War.
       序曲:战神历代记



          Kratos, the Ghost of Sparta, had taken his place amongst the Olympians as the God of War.
       奎托斯,斯巴达战鬼,以战神之名跻身成为了奥林匹斯诸神之一。
       The bloodshed, the relentless battles had finally brought him here.
       在血腥的杀戮和无情的征伐中,他踏尸前行。
       Ares was dead. And though Olympus beckoned, visions of his mortal existence still haunted him.
       即使在阿瑞斯死后,诸神也实行了招抚之策,他作为凡人存在时的记忆却依然纠缠着他
       Kratos knew that this was not a mere vision. For with the gods, nothing was ever as it seemed.
       奎托斯知道这一切不仅仅是幻觉:诸神之所示,从不趋于表象。
       The vision of his past set Kratos in search of answers. Answers that lay in the temple of Poseidon, deep within the city of Atlantis.
       这对于往昔回忆的幻象使得奎托斯踏上了寻觅真相的旅途:在深埋于阿特兰蒂斯之城中的波塞冬神庙里,一切始于此处。



      首先要明确的是本作的发生时间是在游戏1代之后,手机版战神:背叛Betrayal之前。把战神六部游戏的历时顺序从头到尾顺一次的话,如下所示:

      Chains of Olympus - God of War - Ghost of Sparta - Betrayal - God of War II - God of War III

      阿特兰蒂斯Atlantis, 希腊语意译为阿特拉斯之岛island of Atlas,需要说明的是,此阿特拉斯非彼阿特拉斯,后者是战神系列里面出场率数一数二高的泰坦,前者则是海皇波塞冬Poseidon的儿子。Atlantis的另外一个中文译名是盛传以旧的大西洲,实际上单甩开这个话题去聊聊人类历史上对此神秘大陆的探索就可以毫不费力的写出五万字,不过显然这样就没有人看了- -。长话短说,阿特兰蒂斯一词最早出现于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Plato(前427年-前347年)的两部晚期对话录《蒂迈欧篇Timaeus》和《克里底亚篇Critias》里,柏拉图将阿特兰蒂斯描述为一个占领过众多西欧和非洲领地的海上军事强国,但于公元前9600年左右的时候,阿特兰蒂斯在一次对雅典失败的侵略后,整个大洲在一夜时间里(“in a single day and night of misfortune”)沉入了大海。

      在神话中,波塞冬与柯雷托Cleito,阿特兰蒂斯国王伊文诺Evenor的女儿相爱(我个人认为单相思加逼婚的可能性更高),珂雷托前后给波塞冬生下了五对男性双胞胎,其中第一对的哥哥名字叫做阿特拉斯,波塞冬将整个大洲赐予了长子,取名为阿特兰蒂斯/大西洲Atlantis,周围的领海为大西洋Atlantic Ocean。

      不要问我为什么只有八个孩子- -我也不知道。


      阿特兰蒂斯在2代的时候就有相关的设定图,3代波塞冬boss战的时候也略有提及,但是真正出现却还是第一次。


      相对于圣莫尼卡Santa Monica工作室,Ready at dawn似乎更喜欢把战神系列向现实世界中可找到对应的方向靠拢,这一点后面会陆续讲到,这里先说说前作奥林匹斯之链Chains of Olympus里面出现过的地名人物。

      首先开场时所在地阿提卡Attica是希腊首都雅典Athens所在的行政大区,在此区域里还有名城马拉松Marathon。可以在地图上看到奥林匹斯之链中剧情所对应的城市位置。





      另外游戏里面的第一个boss波斯国王Persian King被认为是战神故事与纪年时间相关联的重要线索,基本上可以确定此人是薛西斯一世Xerxes I,他继承了父亲大流士Darius的遗愿,持续对希腊城邦进行征伐。公元前480年,第二次波希战争开始,薛西斯入侵斯巴达,先是在温泉关Battle of Thermopylae受到了严重的阻扰,随后在萨拉米湾海战Battle of Salamis中输给了雅典为首的希腊城邦联军,惨败而归。相信这一段历史受到电影斯巴达300勇士的影响,知者甚众。





      而在本作中,希腊地理课还将继续进行- -,不过还是让我们先开始游戏。

      在暴风骤雨中,光头叔叔第六次闪亮登场,本作的登场地点和1代极其相似,同是在海浪肆虐中的一条船上,想来新任战神还是很知道温故而知新这个道理的…



      稍微对比一下六次游戏登场的地点和首先面对的杂兵,会发现很有趣的事情:

      Chains of Olympus     阿提卡海岸Shores of Attica      波斯士兵Persian Warrior
      God of War I            爱琴海Aegean sea                   亡灵军团Undead Legionnaire
      Ghost of Sparta        阿特兰蒂斯Atlantis                   波塞冬军团Poseidon’s Amy
      Betrayal                   希腊Greece                            希腊士兵Greek Soldier
      God of War II          罗德岛Siege of Rhodes             罗德岛士兵 Rhodes Soldiers
      God of War III         奥林匹斯圣山Olympus              奥林匹斯哨兵Olympus Sentry

      简而言之,除了前两作之外,奎托斯就再没有打过奥林匹斯的敌人:没有成为战神之前,I fight for the gods;成为战神以后,I fight for SPARTA! 别说宙斯了,换任何一个老板,刚提拔了你,你就开始跟我作对,那不是找等我去灭你么?

      和事佬雅典娜Athena在一次以雕像的身份登场,劝说奎托斯在一切都还有回旋余地的时候收手为上。但是奎托斯却一意孤行。



      This is not a wise course of action, Kratos. It was a dream, nothing more.
      这并不是一个英明的决断,奎托斯。那只是一场梦,仅此而已

      The vision still haunt me, Athena!
      这幻象始终都在折磨着我,雅典娜!
      The vision you promised to take away. But this vision…I can change.
      这你许诺过会抹消的幻象!但是现在…我可以改变它了。

      Perhaps it is a vision best left unchanged. There is more to this than you know. Please…
      也许,这幻象还是不要改变为妙,其中有你所不知道的因果,请你…

      雅典娜的造型在1代确立后就没有过太大的改动,但个人总觉得之后的作品里面她的脸有向丰腴发展的趋势,我还是比较喜欢1代里略有消瘦的感觉。另外雅典娜的雕像总共有两个版本,在1代和2代中诸神的花园Garden of the Gods里雕像手持枭Owl,其他的游戏,包括3代的壁画中,她手握权杖。




      在杀躺了几组杂兵之后,奎托斯遇到了与1代中的第一个boss许德拉Hydra有着很多相同之处的海怪斯库拉Scylla。



      听说看过越狱第四季的人都会对斯库拉这个名字不陌生,斯库拉是海神之一的福耳库斯Phorcys的儿子,而福耳库斯又是原始海神蓬托斯Pontus的儿子。是不是有点乱了?没有关系,我们从头来讲一次就好了。

      根据公认最具权威性,由古希腊诗人赫西俄德Hesiod所写的神谱Theogony中描述的,一切始于卡奥斯Chaos(混沌Abyss)。接着是五大原始神盖娅Gaia(大地Earth),塔耳塔罗斯Tartarus(地狱the great stormy Hellpit),厄罗斯Eros(繁衍Procreation),倪克斯Nyx(夜晚Night),厄瑞玻斯Erebus(黑暗Mists of Darkness)。随后原始神之间相互结合或者孤雌繁殖parthenogenesis,产生了其他的原始神,其中盖娅孕育的乌拉诺斯Uranus(天空Sky)乌瑞亚Ourea(山丘Mountains)以及蓬托斯Pontus(海洋sea)厄瑞玻斯和倪克斯生育的埃忒耳Aether(太空Upper Air)以及赫墨拉Hemera(白昼day)。

      以上诸人加上盖娅与乌拉诺斯生育的十二泰坦Titan,三个独眼巨人Cyclops和三个百臂巨人Hecatonchires,被认为是第一世代First generation。

      “有容奶才大。”


      从第二世代开始,登场人物众多,一个一个列的话估计也没有人能够背下来。简单来说主要是在乌拉诺斯被自己的小儿子克洛诺斯Cronus夺权的这一过程中,原始神和泰坦创造出来的神灵们,其中在战神里面登场的有太阳神赫里奥斯Helios和他的妹妹黎明女神厄俄斯Eos,两位比较著名的泰坦擎天神阿特拉斯Atlas和盗火到人间的普罗米修斯Prometheus也都属于这一世代,还有就是很多拟人化的神,比如像塔那托斯Thanatos (死亡Death), 摩伊赖Moirai (命运三姐妹Sisters of Fates), 涅墨西斯Nemesis (复仇Retribution)。另外基本上在神话故事里被英雄宰杀的著名妖魔鬼怪们也大都是诞生在这一世代的,像美杜沙姐妹Medusa sisters,出谜语的斯芬克斯Sphinx,许德拉Hydra等等。

      “如果不是因为导演和你一样都是光头…鬼才会信你能赢。”


      第三世代是最后可考的时代,领头的当然是宙斯等奥林匹斯诸神,战神系列着墨甚多的宙斯夺权以及泰坦战争Titanomachy都是在这一世代发生的。

      “难得出来一次,换张好看点的图片会死人么?”


      说了神谱,再来说说海神的问题。

      最早最原始的海神是蓬托斯Pontus,随后是十二泰坦中的海洋泰坦俄刻阿诺斯Oceanus,最后是先为马神后为海神的奥林匹斯诸神之一的海皇波塞冬Poseidon。需要说明的是,蓬托斯在神话当中虽然论辈分很高,但无论是知名度还是崇拜度远不及俄刻阿诺斯和波塞冬,另外前两者在所代表的海洋范围上也有所不同,蓬托斯为“海(sea)”, 俄刻阿诺斯为“洋(ocean)”。

      蓬托斯和俄刻阿诺斯分别生下过一些次要的海神,比如普罗透斯Proteus(海洋老人Old Man of the Sea),涅柔斯Nereus(长者Elder),陶玛斯Thaumas(奇迹 Wonder)以及福耳库斯Phorcys(深海Abysmal Sea)等等。

      福耳库斯最为人知并不是他做过什么,而是他生过什么,除了水怪斯库拉之外,还有戈耳工仨姐妹The Gorgons(尤瑞艾莉Euryale,丝西娜Stheno,美杜莎Medusa),共用一眼一牙的格赖埃三姐妹The Graeaes(得诺Deino,厄倪俄Enyo,佩佛瑞多Pemphredo),看守金苹果树的百头巨龙拉冬Ladon等等。其中戈耳工三姐妹,美杜莎和尤瑞艾莉已经被奎托斯杀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轮到最后的丝西娜?

      说了这么多斯库拉的家谱,最后再来说说斯库拉。

      荷马Homer在其著作奥德赛Odyssey中描述斯库拉与卡律布狄斯Charybdis分别驻守在狭窄的墨西拿海峡Strait of Messina两侧。斯库拉盘踞在海峡一侧的悬崖峭壁上,她的身下有六头十二身,因此每次可以吃掉六名水手;卡律布狄斯在海峡的另一侧,每天三次大量吞入海水,再把海水吐回海中,造成巨大的漩涡。因此海峡的狭窄,航海者每次路过此地都必须在两只海怪之间做出选择,靠近斯库拉会被吃掉,而靠近卡律布狄斯则会被卷入漩涡。在英语里有着“between Scylla and Charybdis”这一短语,意即进退两难,身陷囹圄。这一表达法随着时间的演变逐渐转化成了“between a rock and a hard place”。如果你玩过Uncharted 2的话,应该对这一短语有印象,第一章的名字就出于此处。




      在特洛伊战争中献上木马计的奥德修斯Odysseus在经过此地时,爱慕他的女巫喀耳刻Circe指点他在两者之间选择斯库拉,这样可以避免被漩涡卷入进而全军覆没,奥德修斯最终选择牺牲了六名水手的性命,通过了斯库拉一侧。

      在游戏中斯库拉的形象基本上符合神话中所描述的样子,不过我是数不过来手到底有多少只了- -


      经过一番鏖战之后,斯库拉渐渐不支,先是左眼睑下挂彩,随后一支复眼也跟着不保,最后更是被奎托斯从外部强行把一柄贯穿了下颚的长矛生生横着拔了出去,在豁嘴之后,斯库拉再是不忿也只有先行撤退的份了。



      少了拦路虎之后,奎托斯继续前行前往阿特兰蒂斯之城City of Atlantis,其间斯库拉又窜出来想吓人玩,结果只能是断肢数再次加一。



       在到达城市之前,奎托斯在一个隧道尽头发现了塔那托斯神殿的入口死亡之门Death gate,但是现在还无法通过。

      The Temple of Thanatos, the God of Death. A vestige of a long forgotten time. Erected before the rule of Olympians, this temple was not a placed here by mortal hands. Within its walls lay a passage to the Domain of Death.
      死神塔那托斯之殿,一座长久以来被淡忘了的历史之遗迹。在奥林匹斯统治时代之前,这所不被凡人所触及的神殿就已矗立于此。在其墙内存在着一条导往死亡领域的通道。



      死亡之门Death Gate
      The Temple of Thanatos, the God of Death. Within its walls lies the entrance to a world that no mortal dares entre. He who possesses the Skull of Keres will be granted safe passage through the Death Gate.
      死神塔那托斯之殿,在其墙内有着从无凡人敢于犯境之所的入口。只有拥有凯瑞斯头骨的人才可通行无阻。

      死神塔那托斯和掌管死亡命运Death Fates的女性死灵凯瑞斯同为夜晚女神倪克斯Nyx的后代,它们的兄弟姐妹还包括命运三姐妹,睡眠Sleep之神许普诺斯Hypnos,以及奥林匹斯之链中的幕后黑手梦境Dreams之神摩耳甫斯Morpheus等等。

      凯瑞斯往往被描述为带有锋利爪子和牙齿的嗜血黑暗生物,它们盘旋在战场上空,时刻搜寻着伤兵并肆意发动攻击。



      可能很多人会对塔那托斯和冥王哈迪斯Hades之间的关系不是很清楚。前者是希腊神话中众多拟人化的神之一,其名字在希腊语中即意为“死亡”,哈迪斯则是掌管着人死后所在的世界,冥界Underworld的主神。需要提到的是哈迪斯本人并不能够决定人之生死命运,这另有其他的神来负责,当然哈迪斯也曾经为了杀掉某人而去向宙斯求助过:)
      顺带一提,奎托斯Kratos 其实是在神话中是第二代泰坦帕拉斯Pallas和冥界四冥河之一斯堤克斯河的水仙女斯堤克斯Styx的儿子,按照希腊文法的习惯,写作克拉托斯,是希腊神话中强壮strength的拟人化神。

      在阿特兰蒂斯城的深处,奎托斯来到了波塞冬神殿的入口。



      波塞冬神殿Temple of Poseidon.
      As Poseidon took dominion over the Sea. He erected a monument fit to his glory. So was born the great city of Atlantis. With Lord Poseidon as their guardian, the atlanteans thrived beyond all other societies. These devout and peaceful citizens stand as a testament to mankind’s future.
      当波塞冬君临四海之际,他竖立了一座符合其荣光的丰碑,雄城阿特兰蒂斯就此诞生。拥有着海神的庇佑,阿特兰蒂斯居民们生活的远比其他城邦繁荣。这些忠诚而和平的市民们佐证着人类的美好未来。

      ……这真是莫大的讽刺阿。海怪袭虐,杀戮四起,风暴瓢泼,好一个太平盛世.......十年之后的奥林匹斯圣山顶山又何尝不是这般呢?

      在神殿的门口,门上的波塞冬雕像突然诈尸了…



      Know thyself, and your path shall be revealed.
      知汝自身,汝路自明。

      认识你自己“Know thyself”是刻在希腊德尔斐Delphi的阿波罗神庙前庭的名言,一说是苏格拉底,或是古希腊七贤中的一位所说,但是现在已经不可考具体是谁了。

      无论是谁说的对奎托斯来说自然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自己真的认识了自己么?我们在3代里看到过他痛苦的在恐惧与希望之间的黑暗里摸索着,踽踽而行,最终走出了他自己的路。而现在,在他刚刚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的时刻,他又当如何面对自己呢?

      奎托斯推开了门,朝着阴影走过了去——



       Chapter I : Matricide
       第一章:弑母

           He was my responsibility. It was my burden to raise him, teach him right from wrong. All who get too near him suffer or die. His wife, his child, his brother, and now me. I failed him: as a mother, as a human being. His sins are mine to bear, Punish me for his shortcomings, and grant my son redemption.
       他曾是我的责任,是我养育了他,教导了他是非善恶的标准。所有和他走的太近的人都会受到惩罚或者死亡,他的妻子,他的孩子,他的兄弟,然后现在是我,我辜负了他,作为母亲,作为一个人类,他的罪孽应该让我来承担,让我代替他接受惩罚吧,请允许我儿子清赎他所犯下的过错。




俄瑞斯特Orestes在杀死了自己的母亲克吕泰涅斯特拉Clytemnestra后被厄里倪厄斯Erinyes复仇三女神折磨。

[ 本帖最后由 1/2的苦艾酒 于 2010-11-19 02:24 编辑 ]
已有 2 人评分金钱 威望 多玩草 收起 理由
雪月之刃~断魂 + 100 相当漂亮的分析文~赞一个,够给力
※忆雨♪ + 200 + 1 好东西 真是太详细了

总评分: 金钱 + 200  威望 + 1  多玩草 + 100   查看全部评分

憧憬是距离理解最远的情感。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12177224
帖子
19
威望
1
多玩草
101 草
信仰力
0
发表于 2010-11-2 12:12:53 |显示全部楼层
在阴影里,奎托斯陷入了一场幻觉中——两个斯巴达儿童一手持矛,一手持盾,相互搏击戏耍,而孩子的母亲则从房子里面走出来,让哥哥带着弟弟回家,两个孩子的名字分别是奎托斯…以及戴莫斯(Come, brave Spartans, the battle is done. Kratos, bring Deimos inside)。



      尾随三人走进房间的斯巴达战鬼则回到了现实之中,在屋子里间的床上躺着的女人竟然是…


      How I have missed you, kratos?
      我是多么的想念你阿,奎托斯。

      What treachery is this? … Another trick of the gods?
      这是怎么一回事?…诸神的另一个把戏么?

      No my son, it is me.
      不,儿子,是我。
      Your father brought me here, I have waited so long.
      你的父亲把我带到了这里,我已经等你很久了。

      My father?
      我的父亲?

      We do not have much time, kratos. Your brother does not have much time.
      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了,奎托斯。你的弟弟快不行了。

      Deimos?
      戴莫斯?

      He lives. Trapped in the torment deep in Death’s domain.
      他还活着。深陷在了死亡领域的折磨中。

      But…he’s gone. You told me that he was…
      但是…他已经死了。是你告诉我的…

      I’m sorry. I had no choice but to lie. You must listen now. The temple of Ares in Sparta…Holds the secret that will lead to your brother. The road will not be easy…but you must help him. You must, Kratos…He needs you.
      我很抱歉。我不得不对你撒了谎,你现在必须要听我说。在斯巴达的阿瑞斯神殿里,有着将会带你通往你弟弟的秘密,这条道路不会轻松…但是你必须去拯救他。你一定要,奎托斯...他需要你。

      This…cannot be. WHY? Why would you do this?
      这…是不可能的。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做?

      Your father forbid me to tell you.
      你父亲禁止我告诉你。

      My father? Who is my father?
      我父亲?谁是我父亲?

      卡利斯托Callisto犹豫了片刻,随后挣扎着坐起身来,俯在奎托斯耳旁喃喃的道出了一个名字,斯巴达战士的瞳孔在霎那间瞠大了几许,仿佛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



      就在战神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卡利斯托竟然身体剧烈扭曲了起来,随后变成了一只狰狞的巨兽,比她那本已魁梧的儿子还要高出半身有余…



      奎托斯的母亲远在一代战神推出的时候,就在三段隐藏影片之一,《被揭示的秘密A Secret Revealed》中出现过,在这段影片里她被诅咒不能说出奎托斯父亲的名字,但在临死前奎托斯要求母亲告诉自己真相,母亲答应了,那诅咒使得她变成了一只怪物,在奎托斯把刀插进怪物的心脏后,垂死的母亲恢复了神智,“宙斯”,那是她最后的话语。



      虽然到就实际游戏的情况来看,三段隐藏影片分别对应的三个人,奎托斯的祖父克洛诺斯Cronos,母亲卡利斯托Callisto和弟弟戴莫斯Deimos的故事都与影片中的说法有着出入,但是当时战神1代的时候,游戏制作小组就已经想到了如此多的发展动力依然是值得赞叹的,而且虽说是有着出入,但是基本上还是照着影片的思路所走的,至少我在看到卡利斯托和奎托斯开始这一段对话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她将会不可避免的变成一只怪兽了。



      奎托斯一家五口人至此名字全部揭晓。奎托斯本人就不说了,母亲卡利斯托Callisto,弟弟戴莫斯Deimos,妻子吕珊德拉Lysandra,女儿卡利俄佩Calliope。这些名字都在希腊神话中有其原形,下面将一一介绍。相对的,先给大家补充几个单词,不过不要到处随便乱用阿- -
      # Patricide,弑父亲
      # Matricide,弑母亲
      # Fratricide,弑兄弟
      # Sororicide,弑姐妹
      # Uxoricide,弑妻子
      # Filicide,弑子女
      # Avunculicide,弑叔父
      # Regicide,弑君王
      # Suicide,自弑
      基本上来说,奎托斯的人生是很圆满的了……其中有几项他还是惯犯。

      吕珊德拉Lysandra(前三世纪)在希腊历史上确有其人,她是埃及托勒密王朝创建者,托勒密一世·索塔尔Ptolemy I Soter的女儿,她先是嫁给了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五世Alexander V of Macedon,其死后改嫁给了色雷斯国王利西马科斯Lysimachus的长子阿加托克利斯Agathocles,她的第二任丈夫被继母陷害,最终利西马科斯下令杀死了自己的长子。吕珊德拉随后带着孩子逃往亚洲,寻求塞琉古一世Seleucus I的庇护,塞琉古一世认为这是扫除最后一个敌手,结束漫长的继业者战争,一统小亚细亚Anatolia的绝好机会,旋即兵犯色雷斯,根据记载,两个年迈的国王曾互相单挑,利西马科斯最终被标枪射杀,塞琉古一世统一了小亚细亚,但是好景不长,托勒密一世的儿子托勒密二世·克劳诺斯Ptolemy Keraunos很快就派人把他刺杀了,而吕珊德拉和她的后代也至此下落不明。
      讽刺的是克劳诺斯的统治仅仅持续了一年的时间,高卢人便穿过了马其顿及希腊,入侵小亚细亚,克劳诺斯很快就被杀死。之后小亚细亚及埃及持续动荡了将近两个世纪,直到公元前64年,格奈乌斯·庞培Gnaeus Pompeius征服了塞琉古帝国。
      更加讽刺的是庞培在公元前48年元老院的争权夺利中败于尤利乌斯·恺撒Julius Caesar,逃向埃及,在那里被苟延残喘的托勒密十二世奥勒忒斯Ptolemy XII Auletes处死。而凯撒则在四年后的公元前44年被元老院刺杀,其养子屋大维Octavius在公元前30年最终征服了埃及,艳后克娄=== 广告词语自动过滤 ===拉七世Cleopatra VII自杀,凯撒的儿子凯撒里昂Caesarion被其下令杀害。屋大维最终成为了罗马帝国的开国君主,只是那时候,他的名字改为了:盖乌斯·奥古斯都Gaius Augustus。
      25年后,公元前5年,耶稣诞生。

      以上资料的后半段乍看之下与战神系列没有太多的关系,但在2代命运神殿the Temple of the Fates里,至圣处Inner Sanctum的三张壁画多少给战神的后话提供了一个思路:


      The all consuming struggle between the Titans and the Olympians rages on.
      泰坦与奥林匹斯众神之间毁天灭地的斗争持续进行着。


      A lone soul surveys the wake of carnage that surrounds him.
      一个孤独的魂灵环顾屠戮过后的惨景。


      Three Travelers heading to an unknown destiny.
      三名旅者驶向未知的命运。

      前两张印证了战神3代的过程和结局。而如果你对耶稣的故事多少有个认知的话,应该可以理解最后一张图片所指的是东方三贤者The Three WiseMen,梅尔基奥Melchior,卡斯珀Caspar,巴尔萨泽Balthasar参见圣婴耶稣基督这一故事。



      可以把战神系列指向圣童降临的迹象还有三点:首先,在3代的最后奥林匹斯诸神集体领便当的故事也印证着在希腊神话后,基督教和其他宗教逐渐出现在了历史舞台之上。而奎托斯和耶稣的相同之处还在于,同为神之子,并通过将“希望”传达给众生这一方式拯救了人类。其次,2代中奎托斯的三种副武器之一,命运之矛Spear of Destiny也是在耶稣被钉上十字架的时候刺穿其身体的武器,只不过在圣经里它被称为了:朗基努斯Longinus。最后一点则是3代的发售日期是3月16日,虽然不能确定是不是游戏制作者有意为之,但圣经中约翰福音3章16节在西方可不是一般的出名,其内容被我用在了本文的引语中,在这里复制一下:
      “For God so loved the world, that he gave his only begotten Son, that whosoever believeth in him should not perish, but have everlasting life.”
      “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以上的种种只是截至到目前为之的各种说法中最有说服力的一种,当然,作者只是在陈述观点,相信与否当由读者自决:)

      卡利俄佩Calliope的名字源于宙斯和记忆女神谟涅摩叙涅Mnemosyne的九位女儿中的长女。这九位女儿在希腊神话中掌管音乐,诗歌,舞蹈等等,在希腊她们被统称为缪斯Muse,在中国我们称之为文体委员……谟涅摩叙涅和克洛诺斯同属第一代十二泰坦之一。卡利俄佩Calliope负责的是史诗诗歌Epic poetry。



      奎托斯对于自己妻女的爱是毋庸置疑的,也正因为如此,阿瑞斯才会设局让这个战士亲手杀死了她们...



      ...奎托斯所杀死的妻女骨灰作为诅咒,永世附着在了其皮肤上,让他罪恶的事迹被所有人所知晓——苍白如灰,斯巴达战鬼Ghost of Sparta从此诞生。而他所做过的那些恶迹,则每晚以噩梦的形式不停的折磨着奎托斯...即使成为了众神的仆从,即使成为了战神,即使杀死了复仇路上一切的阻拦,直至今日,那些噩梦也从未消失过。

      戴莫斯Deimos在希腊神话中是战神阿瑞斯Ares和爱神阿佛洛狄忒Aphrodite的二儿子,其名字在希腊语中是“恐惧Dread”的意思,顺带一提,大儿子的名字是福波斯Phobos,“惊恐Fear”。两位在天文学中分别代表着火卫一和火卫二。
      “奎托斯有个弟弟”是一件流传以久的故事,前面提到的1代隐藏影片中的《野兽的诞生The birth of the beast》中他便闪亮登场,当时说的是他由于经受不起斯巴达那种过于野蛮和激进的训练方式而过早的夭折了,但是却在哈迪斯的领域里面一直等待着向抛弃他的哥哥复仇的机会。


      至于本作中他的故事与此说法的出入,我们后面将到了的地方在细说。
      另外在天文学和希腊神学中,Deimos的正确翻译应当为“得摩斯”,但是由于“戴莫斯”的译法已经被普遍接受并且使用,于是本文也就从善如流了。
      最后再补充一件有趣的事情,Deimos(恐惧)这名字如果变为Demos(人民),和kratos(力量)结合在一起,就成为了Democracy(民主),我相信可能这也是制作组会安排他叫这名字的原因之一吧。

      卡利斯托Callisto在神话里还真就是宙斯的情人之一,她原本是月亮和狩猎女神阿耳忒弥斯Artemis的众多随从,宁芙仙子Nymph之一,作为女神的追随者,她守誓要永葆贞节,但是宙斯化身成为了阿耳忒弥斯的模样,进而诱惑了卡利斯托。事后愤怒阿耳忒弥斯将卡利斯托变为了一头熊,她随后产下一子阿卡Arcas。
      善妒的天后赫拉Hera觉得仍然不够满足,宙斯被迫把这个儿子藏到到了卡利斯托父亲吕卡翁Lycaon所统治的国家阿卡迪亚Arcadia,但是吕卡翁是个头脑非常不正常的疯子,没过多久他就把阿卡剁成了碎肉并祭祀给宙斯来试探宙斯是不是真正的无所不知,这种渎神的行为自然遭到了宙斯的愤怒,他用闪电把吕卡翁的四十九个儿子全部劈死,并把吕卡翁变成了世界上第一只狼人,这也是狼人的一种英文写法,Lycan的词源。
      宙斯随后把阿卡复活并让其做了阿卡迪亚的国王,阿卡很快就成为了全国最好的猎手,在一次外出打猎的时候,阿卡遇到了自己的母亲卡利斯托,但是后者在他眼里只是一只硕大的母熊,为了避免发生自弑母的惨剧,宙斯将阿卡变成了一只小熊,于是母子得以相认。宙斯事后将这对母子提升到了空中,成为了今天我们所熟知的大熊星座Ursa Major和小熊星座Ursa Minor。
      另外Callisto也是木星最大最亮的四颗卫星,伽利略卫星Galilean moons中的一颗。顺带一提,因为木星所代表的朱庇特Jupiter,即宙斯在罗马神话中的对应,这四颗卫星也都由宙斯的情人所命名:木卫一伊俄Io,木卫二欧罗巴Europa,木卫四卡利斯托Callisto。至于木卫三伽倪墨得斯Ganymede则是美少年,宙斯因为对他的喜爱,亲自变成老鹰把他抢上了奥林匹斯让其为众神司酒…
      可以说让母亲叫卡利斯托是制作小组的良苦用心,因为在神话里阿卡差一点就杀死了自己的母亲,而在游戏里,同为卡利斯托儿子的奎托斯…


      Finally, I am free. Find your brother…Kratos. Go to… Sparta…Find Deimos. He…needs you.
      终于…我解脱了。去找到你的弟弟,奎托斯,回到斯巴达去…找到戴莫斯。他需要你…


      Mother! What have I done…
      母亲!我都做了什么…


      With her last breath, she released the weight of her burden and finally found the peace she had long sought. But for Kratos, this rage was almost palpable. Fate had once again pushed him to the brink of madness.
      在咽下最后一口气后,她终于从压在她肩头的负担中解脱了出来,并且找到了内心苦觅多时的宁和。但是对奎托斯来说,这忿怒几可触及。命运再一次把他逼到了疯狂的边缘。

      在希腊神话中,有三个主题是我们现代人所不能接受,但是在当时还可以随便写在神话中让大家看的,分别是弑父Patricide,乱 伦Incest和兽 交Bestiality,但是即使是如此开放的希腊神话,也依然有其禁忌,而弑母Matricide绝对是禁中之禁。希腊神话中敢于对此禁忌挑战的仅有两例,皆出自悲剧之父埃斯库罗斯Aeschylus笔下。
      第一个是在《七将攻忒拜Seven Against Thebes》中,安菲阿拉俄斯Amphiaraus被其妻子厄里费勒Eriphyle怂恿,明知此行不详却只能参战,最终战败身死,而他临行前嘱咐过自己的大儿子阿尔克迈翁Alcmaeon为自己报仇,于是阿尔克迈翁杀死了自己的不忠于父亲的母亲,但随后被复仇三女神厄里倪厄斯Erinyes折磨的发了疯,几经周折才得以洗脱罪名。
      第二个则是在《欧墨尼得斯Eumenides》中,特洛伊战争的发动者阿伽门农Agamemnon的妻子克吕泰涅斯特拉克吕泰涅斯特拉Clytemnestra因其在出征时得罪了狩猎女神阿耳忒弥斯,阿伽门农以长女伊菲革涅亚Iphigeni献祭而怀恨在心,与情人埃癸斯托斯Aegisthus一起谋害了他,其子俄瑞斯忒斯Orestes为父报仇,杀死了母亲,同样的他受到了厄里倪厄斯的折磨。本章最开始引用的油画就是讲述的这个故事。

      埃斯库罗斯之所以敢这样写,一来是这两个儿子都师出有名,二来是希腊社会在逐渐从母权制Matriarchy走向父权制Patriarchy,在第二个故事的最后,俄瑞斯忒斯被人民所审判,但争执之下得不出不出结论,雅典娜出面宣判了俄瑞斯忒斯无罪,原因之一便是雅典娜自己是从宙斯的头痛中诞生的,她本人没有母亲只有父亲。

      (其实就雅典娜的出处也是有不同的说法,在公元前700年左右,神谱中的版本中,雅典娜是希腊拟人化神“智慧”墨提斯Metis单性繁殖的产物,到了埃斯库罗斯的时代(公元前500年左右),神话变为了墨提斯和宙斯相结合,但是宙斯在她怀孕的时候,听到了盖娅的神谕说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将是个女孩,其智力和力量将匹敌宙斯本人;而下一个男孩将重演他父亲宙斯及祖父克洛诺斯的经历,推翻自己的父亲来夺走王位。宙斯为了避免这一结果,把墨提斯变成了一只苍蝇并吞了下去,但即使这样还是无法阻止雅典娜的诞生,宙斯在吞下苍蝇后开始头疼到无法忍受的程度,最后普罗米修斯Prometheus,匠神赫菲斯托斯Hephaestus和神使赫耳墨斯Hermes三人联合出了主意,由赫菲斯托斯用大斧劈开了他的颅骨,雅典娜就此诞生。两个版本的转化也完成了由“女人创造”到“男人创造”的过程)。

      后话就有些远了,但是无论如何说明了一个事情,那就是弑母是一种巨大的罪孽…何况奎托斯并不像他那些有着充足理由的“朋友”们那样,毫无疑问,这种罪将会引来复仇女神厄里倪厄斯Erinyes的报复(卡利斯托在死后到了冥界,她依然挂念着自己的儿子,并且极度的自责,在这里她留下一段讯息,在3代中奎托斯可以在流程中找到母亲的这段笔记)。

      奎托斯在波塞冬神庙中继续前行,在尽头的平台上,斯库拉又来捣乱了,这一次他把奎托斯拖下了海中,一人一兽顺流游进了阿特兰蒂斯的地下部分,这里弥漫着高温的岩浆,奎托斯奋力一击再一次打退了斯库拉。



      前往存盘点可以得知此地是迈萨纳火山Methena Volcano。在地图上可以看到其位于雅典西南部的一个半岛上。



      在不远处,此地的工头拉内乌斯Lanaeus正在督促手下的工人给机械减压(All of you, push! We must release the pressure!),但是显然奎托斯此时完全无法理解他在干什么。



      拉内乌斯显然是ReadyAtDawn的最高智慧结晶,因为我完全找不到他的任何资料,I repeat,完全,找不到,任何,资料。我坚信高手在民间,有谁要是找到了请一定告诉我,现在我只能把他当作原创人物来对待了。



      经过持续的攀岩之后奎托斯来到了火山口The Caldera,如果说刚才还不能理解什么叫“减压”的话,现在奎托斯已经开始有个思路了…而他该做的事情则是…

      You there! Stay away from that!
      嘿你!远离那里!

      就在奎托斯走向一旁紧闭的大门时,拉内乌斯从二楼的平台走出来,想要喝止奎托斯。但显然光头是没有听进去…

      Stop! You will bring the fury of the moutain and kill us all! I will not watch you destroy my work!
      停下来!你会招致火山的愤怒并害死我们所有人!我是不会坐视你破坏我的工作不管的!

      在通道尽头,奎托斯遇到了被囚于此处的熔岩泰坦锡拉Thera。


      It has been long since our kind waited for the one destined to free us. Gaia foretold of our salvation, Ghost of Sparta.
      吾辈已经等待那个注定要来解放吾等的人很久了,奎托斯。盖娅预示了吾等的救赎。

      I have not come here for you or your kind.
      我并不是为了你们才来这里的。

      Do not be so na?ve, Kratos. Your path led you to me. You need my help.
      不要这么天真,奎托斯。你的征途把你带到了我的面前,你会需要我的帮助的。

      I need nothing from you, thera.
      我对你没有任何需求,锡拉。

      If you do not free me then you will share my fate. You will die here, with me.
      如果你不解放我,那你将会和我的下场一样。你会死在这里,与我一起。
      Free me. Free me and my power will be yours. Without it, we will both remain prisoners of our torments.
      解放我!解放我,我的力量就会是你的了!没有这力量的话,我们都会沦为我们所受苦难的囚徒。

      虽然奎托斯对锡拉这装熟魔人没有任何好感,但是他身上的“锡拉之祸根Thera’s Bane”是唯一能够打破此地某些门障的道具,因此奎托斯还是帮助其打碎了枷锁。



      首先要说的是锡拉并不是泰坦的名字,而是雅典东南方向200公里的爱琴海上圣托里尼Santorini火山岛环中最大的岛,距今3500年前这里曾经有过一场异常猛烈的火山爆发,冲天而起几百米厚的火山灰和汹涌向四周扩展的一百英尺高的巨浪,间接的导致了其南方克里特岛Crete上米诺斯文明Minoan civilization的消亡。



      另外请不要把锡拉和3代里登场过的火焰泰坦珀耳塞斯Perses相混淆,后者可是神话里面名正言顺存在的。


      这次火山爆发所带来的洪水灾难是希腊神话中三次洪水中第二次,普罗米修斯Prometheus和厄庇墨透斯Epimetheus兄弟两人的后代杜卡利翁Deucalion和皮拉Pyrrha是这次洪水的幸存者,两人根据宙斯的神喻“将地母的骨头(石头)抛向背后(Pick up the bones of your mother and throw them over you shoulders)”重新创造了人类,杜卡利翁抛出的石头成为了男人,皮拉抛出的成为了女人。于是希腊文明得以延续。
      更加有趣的是,柏拉图认为正是由于这场火山爆发导致了阿特兰蒂斯大陆的沉没。即是说奎托斯即将…

      拉内乌斯显然已经彻底被奎托斯气发飚了(蠢货!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纳命来吧!What have you done, fool! You will die for this!),不过在掂量了一下自己的体格后,他决定还是君子动口,小人动手比较好一些,转动手旁的机关,启动了一台自动机器Automaton来和奎托斯较量。





      自动机器Automaton顾名思义,就是可以自行运转工作的东西。在希腊神话里从不缺乏自动机器的传说。3代登场的代达罗斯Daedalus曾用水银把他的声音储存在雕像里,而匠神赫菲斯托斯Hephaestus更是创造了看守宙斯情人,腓尼基公主欧罗巴Europa(木卫二,还记得么)的青铜巨像塔罗斯Talos以及世界上第一个女人:潘多拉Pandora。



      Kratos:据说你很有潜力?
      Automaton:是的,那又怎样?
      Automaton话音未落,只见Kratos手起刀落,Automaton的大好头颅飞上了空中。
      Kratos仰望着漫天血雨,喃喃自语:曾经我也很有潜力,唉!



      闯关成功的奎托斯继续前行,逐渐接近了火山口顶部。

      The Archimedean Screw was created to transfer water from low to high ground. The Atlanteans improved upon this tecknology by crafting screws out of a rare nearly indestructible mineral that could withstand high temperatures. They placed these screws at key locations inside the Volcano to channel the pressure building within, in the hopes of preventing an eruption that could destroy Atlantis and mark the end of their great civilization.
      阿基米德式螺旋抽水机是用于把低处的水运往高出的。阿特兰蒂斯人通过使用一种近乎不可毁坏并可抵御高温的稀有矿物来锻造螺旋,改进了这一技术。他们把这些螺旋抽水机设立在了火山内侧的关键部位上来引导内部压力外流,冀望于这样做可以阻止那会毁灭阿特兰蒂斯以及他们强大文明的火山爆发。

      Sigh,下次这么重要的文件请不要随手乱丢,你在一个螺旋旁边放这种文件给奎托斯看,那不是找他来进行破坏行动么。当然,奎托斯就算不看这些文件,也会为了多farm点红魂破坏这些螺旋的…至于阿基米德式螺旋抽水机是什么,看图说话吧。



      就在奎托斯即将进入熔火之心Molten Core开始farm MC的时候…我是说火山核心Volcano Core的时候,斯库拉再再再一次从岩浆里面窜出来吓人玩…不过这一次显然是有点玩过了,奎托斯在一系列激情QTE之后用一根螺旋刺穿了水怪的头骨,后者再起不能…





      在扫除了最后一个障碍之后,奎托斯加紧了自己的逃生步伐,千钧一发间,战神绝地脱险。



      The battle with Scylla had shaken the very foundation of Poseidon’s kingdom. Atlantis is sinking.
      与斯库拉的战斗动摇了整个波塞冬国度的根基。阿特兰蒂斯正在不断下沉。
      But that mattered little to the Ghost of Sparta.
      但是对于斯巴达战鬼来说,这根本就微不足道...


        Chapter II : The Long Road Home
        第二章:漫漫归乡路

[ 本帖最后由 1/2的苦艾酒 于 2010-11-15 02:12 编辑 ]
憧憬是距离理解最远的情感。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12177224
帖子
19
威望
1
多玩草
101 草
信仰力
0
发表于 2010-11-2 12:14:04 |显示全部楼层
奎托斯发现自己来到了克里特岛Island of Crete上,北方正在不断下沉的辉煌文明处依然时不时能够传来阿特兰蒂斯民众无助的哭泣声(波塞冬大人已经放弃我们了Lord Poseidon has abandoned us!),而就像上文所说的那样,锡拉火山的爆发使得克里特岛也将遭受与阿特兰蒂斯相同的命运,岛上随处可见残垣败瓦,满眼狼藉。

      克里特岛在希腊,无论是在历史上还是在神话中都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希腊的历史大体上可以分成四个部分,青铜时期Greek Bronze Age,古希腊Ancient Greece,中世纪希腊Medieval Greece和现代希腊Modern Greece。抛开不在本文探讨范围内的后两时期来讲,青铜时期的希腊文明(——公元前11世纪)又被称为爱琴文明Aegean civilizations,在这个阶段里希腊前后共诞生了四个文明,分别是希腊大陆上的青铜文明Helladic civilization;南方克里特岛上的米诺斯文明Minoan civilization;克里特岛北面,爱琴海上基克拉泽斯群岛上的基克拉泽斯文明Cycladic civilization;以及青铜时代晚期在雅典西南方,伯罗奔尼撒半岛Peloponnese上的迈锡尼文明Mycenaean civilization。



      米诺斯文明在宗教理念上保有旧时的母权至上的特点,鲜有男性神崇拜。而在商业上,克里特岛依靠自己地理上孤于海外的优势,几无战事,专心于发展商业。直到公元前1500年,锡拉火山爆发,米诺斯文明受到重创,开始走向衰弱,在公元前1400年左右,西北方崛起的迈锡尼文明入侵,米诺斯文明渐渐灭亡。

      在公元前1200年左右,迈锡尼国王阿伽门农Agamemnon发动了著名的特洛伊战争Trojan War,把希腊的版图向东方的小亚细亚扩展,虽然这场战争他取得了胜利,但是在凯旋后不久阿伽门农就被自己的妻子所杀,迈锡尼文明渐渐式微。在一个世纪以后,从伯罗奔尼撒半岛南方崛起的多利安人毁灭了迈锡尼文明,随后战火蔓延到了希腊的每一个角落,史称多利安入侵Dorian invasion。从公元前1100到前800年,整整三个世纪的时间希腊持续处在一种动荡不安的局势中。通过北方的外族移民大量涌入,金属冶炼技术从青铜到铁器的过渡,对从东方传来的腓尼基语言Phoenician alphabet进行加工进而形成希腊自有的新书写系统得以普及,以及民族的不断分裂融合,在公元前800年左右,以雅典和斯巴达为首的希腊城邦体制逐渐形成并得到确立。


      在接下来将近六七百年的时间里,古希腊时代的文明绽放出了璀璨的光辉,在哲学,文学,科技,戏剧,建筑等诸多方面都有着很深的造诣。我们今日所熟知的古希腊先贤大哲荷马,赫西俄德,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欧几里得,以及奥林匹克运动会,当然还有神话体系等等都出自这一时期。

      在前后两次战胜了西亚的波斯帝国后,希腊城邦进入了黄金时期,但同时也出现了分裂的隐忧;公元前431年,斯巴达和雅典之间爆发了伯罗奔尼撒战争Peloponnesian War,最终斯巴达人惨胜,结果却是北方的马其顿王国Macedonia坐收渔利。约80年后,天才军事家亚历山大大帝Alexander the Great带领马其顿军队横扫希腊诸城邦,东征波斯,直达印度,创造了盛极一时的马其顿帝国。但在他死后(前323年),割据各地的部下相互斗争,帝国陷入内乱,历时漫长的继业者战争Wars of the Diadochi开始,直到公元前146年,希腊被罗马帝国征服。

      亚历山大大帝


      上面讲的貌似有些扯远了,不过鉴于后面还要讲到斯巴达的历史,我这里就先大体上带着大家过了一遍希腊古代史,如果有人看郁闷了没有关系,我暂时讲完了- -

      现在回到克里特岛上来:神话中,克里特岛是第三代神王宙斯刚出生的时候所藏匿的岛屿,在这里他避免了被自己的父亲克洛诺斯Cronos吞噬的命运,并在长大chengren之后战胜了自己的父亲,同时解救了自己的兄弟姐妹。但是在战神系列里,宙斯的藏匿之所改为了盖娅的背上。



      克里特岛上的文明之所以叫米诺斯文明,则是根据其国王米诺斯Minos命名的,这位仁兄和另外两位国王,拉达曼迪斯Rhadamanthus和埃阿科斯Aeacus同为冥界三判官The Three Judges。根据柏拉图的说法,埃阿科斯负责审判东方人死后的灵魂,拉达曼迪斯负责西方人,而居中的米诺斯则拥有决定性的一票the casting vote。相信玩过战神3 代的人应该对这三位都不陌生。

      右手戴蛇形头盔的是拉达曼迪斯,左手羊角的是埃阿科斯,居中的是米诺斯。


      而关于米诺斯的故事在三判官中是最多也是最有名的,这个故事的前半段我写战神3攻略的时候已经讲过一次了,这次纯引了:

      …在米诺斯赶下拉达曼迪斯成为新一任克里特岛Crete的国王之后,他向波塞冬拜祈神迹以便证明自己的篡权是正当的,于是波塞冬赐给了米诺斯一头巨大的白色公牛,要求他将其祭献给自己。但是这只公牛实在是太美丽了(- -!),米诺斯最后宰了另外一只公牛来祭献,愤怒的波塞冬诅咒了米诺斯的妻子帕西菲Pasiphae,使其患上了嗜兽癖zoophilia。为了遮丑,米诺斯请来代达罗斯Daedalus为帕西菲制造了一只木制母牛,把她藏入其中。由于做的过于逼真,白色公牛看上了这只母牛并与其交配,帕西菲因而怀孕,随后生下了一只牛头人身的怪物米诺陶洛斯Minotaur,字面意思即为“米诺斯的牛”。
      代达罗斯建造了一个异常复杂混乱的迷宫Labyrinth用以困住米诺陶洛斯。卸磨杀驴,杀人灭口,为了不让其他任何人知道怪物的来历和迷宫的进出方法,米诺斯将米诺陶洛斯,代达罗斯和他的儿子伊卡洛斯Icarus三人一起关进了迷宫里(另外一种说法是米诺斯将父子二人关到了塔里,并封锁了陆路和海路)。代达罗斯随后收集了鸟类的羽毛,并用麻绳捆在一起,用腊封牢,制造了类似翅膀的东西,并和伊卡洛斯两人一起逃离了克里特岛...随后的故事相信没有人不知道了,伊卡洛斯同学玩的太愉快,飞的过于接近了太阳,高温将腊融化,失去了翅膀的伊拉洛斯掉入海里被淹死。

      需要补充的是米诺斯事后并不甘心失去代达罗斯,他游历于各个城市间并提出一个难题:用一根细线穿过一颗海螺。当他到达西西里岛Sicily的时候,国王可卡路斯Cocalus知道隐居于此地的代达罗斯可以解决难题,便前去请教他,代达罗斯把线的一头绑在一只蚂蚁身上,在海螺的另一头放上蜂蜜,于是蚂蚁便带着线顺利的穿过了海螺。于是米诺斯知道了代达罗斯在此地,并要求可卡路斯将其移交,柯卡路斯设法说服了米诺斯先去洗个澡,随后他的女儿和代达罗斯在澡堂里面趁其不备,用开水把米诺斯活活烫死。
      有趣的是本作中在克里特岛上还真有澡堂The bathhouse,制作小组这个媚眼抛的很是巧妙,不知道有多少人第一次打的时候可以心领神会呢? :)

      最后再点一句,整个克里特岛被奎爷闹了个鸡犬不宁,而身为本岛前岛主的米诺斯在3代审判奎托斯的时候居然没有以公报私;相比之下波塞冬在3代里就很没有气量了。

      闲话说了不少,现在终于可以继续游戏了,在克里特岛上前行的奎托斯不久就来到了雅典娜神庙Temple of Athena,对着这里的雅典娜雕像,奎托斯再也不能忍住心中的不忿,这愤怒就如同锡拉火山一样爆发了出来。


      ATHENA! You lied to me! The gods lied to me! My brother lives! He lives!
      雅典娜!你对我撒了谎!诸神对我撒了谎!我的弟弟还活着!他活着!



      面对着奎托斯勃发的怒气,智慧女神也不由得停顿了几许,才勉强做了回答。但如此敷衍了事的应对,绝对不是奎托斯所能接受的…

      Don’t let your rage blind you, kratos. There is much you do not know. Be warned, they will all try to stop…
      不要让愤怒遮挡了你的双眼,奎托斯。这里有着太多你所不知道的,你要小心,他们会都来阻止你…

      话音未落,雅典娜之刃在空中划出了一道优美却致命的弧线,疾扫而过,雕像一触之下便粉碎在地,对于一个经历了丧妻,丧子,丧母的人来说,当他知道自己唯一在世的亲人正在受苦的时候,他还能有什么理智和道理愿意妥协?


      愤愤不堪地奎托斯继续穿梭在克里特岛的废墟中,通过了鲜血四溢的浴室The bathhouse后,战神碰到了一个伤痕累累的克里特士兵,他抱着一个已经从中裂成两段,肠子外翻的将军,声嘶力竭的哭喊着,周身四处可见被折磨得不chengren形的尸体。

      Hold fast, Dominus, we’re won the battle. Hold fast.
      坚持住阿,大人,我们胜利了!坚持住!

      What happened here?
      这里发生了什么?


      We have angered them…the gods...They sent a message to all who defy their glory.
      我们把他们惹怒了…众神…他们对所有敢于违抗他们荣光的人给予了警告。
      But we…We survived. Spared us…she…she…
      但是我们…我们活下来了!被…被宽恕了!…她…她…

      Who spared you?
      谁宽恕了你?

      The daughter…a message…to the Ghost of Sparta.
      女儿…她有一个讯息…带给斯巴达战鬼的。


      …the labor begins. …Death…awaits the Ghost. He will never get the skull. The skull…
      …“工作”开始了…死亡…等待着战鬼。他永远也得不到头骨。…头骨…


      I am coming for you, brother.
      兄弟,等着我。

      Dominus在拉丁语中意为Lord,既可以翻译成君王,也可以翻译为领主。这个名字也是3代奎托斯的一件奖励服装的名字,单从能力上来看,是所有服装里性能最好的,而这身衣服也是奎托斯在成为阿瑞斯仆从之前,身为斯巴达将军时所穿的服装。



      而“头骨”所指的无疑是用来打开死亡领域的凯瑞斯头骨The Skull of Keres。而至于说“工作”,是什么意思呢…

      得不到一个头绪的奎托斯只能继续前景,在经过了克里特之门Gates of Crete后,通过漫长的索道,奎托斯进入了火焰四起的岛内核心地带伊拉克利翁Heraklion。

      伊拉克利翁Heraklion也写作Iraklion,是如今克里特岛的首府,在神话中,米诺斯的王宫和他用来困住自己畸形儿子米诺陶洛斯的迷宫Labyrinth都是修建于此。


      伊拉克利翁广场Heraklion Forum
      Named after Hercules, the city of Heraklion is the capital of Crete and the main trading city to Atlantis.
      根据赫拉克勒斯命名,伊拉克利翁是克里特岛的首都,以及与阿特兰蒂斯交易的首要城市。

      在广场的另一侧,奎托斯遇到了一个绝对不陌生的身影…


      What fools. What fools. And you…the biggest fool of all, Kratos. The Ghost of Sparta. The slayer of Ares, and now the destroyer of Atlantis. You should take heed, Spartan. The destruction of Poseidon’s kingdom will not bode well on Olympus.
      真够傻,真够傻,而你…则是其中最大的傻瓜,奎托斯。斯巴达战鬼,弑阿瑞斯者,如今还要加上阿特兰蒂斯毁灭者,你可要留神,斯巴达人。波塞冬的国度被毁这件事在奥林匹斯看来而不是什么好兆头。

      I care little for the gods.
      众神管我鸟事。(…好吧,这个译法太过了,不过我觉得偶尔这样来一次很有气势)

      And yet you walk beside them?
      但你依然是他们中的一员?

      I did not ask for the throne of Ares.
      我并没有要求得到阿瑞斯的王座。

      You were given the honor to walk among the gods. And yet you spit on it like it was dirt.
      你被赋予了成为众神一员的荣誉。但是你却弃之如履。

      The gods can keep their honor. I wish only to find my brother.
      众神可以守着他们那点荣誉,我只希望找到我的兄弟。

      这句话显然是切中了要点…

      Ah,yes. The other one.
      阿,是呢。“另一人”。
      Try if you must. But will not succeed. You will never find him.
      如果你硬要强求请自便,但是你是不会成功的,你永远也找不到他。
      And in the wake of your destruction, you have sunk the only path to your salvation.
      同时在你面临灭顶之灾的时候,记得是你亲手把你唯一的救赎之路抛弃的。

      说到这里,老人指了指身旁的土坑…
      This…is all that awaits you at the end of your journey.
      这…这就是在你征途尽头会遇到的全部。

      Not before I find Deimos.
      在我找到戴莫斯之前想都别想。


      Be wise, my son…And turn back now.
      放聪明些,孩子…现在就罢手。
      Do not seek the Domain of Death.
      不要寻找死亡之域。

      掘墓人Grave Digger毫无疑问是战神系列在很长时间以来最大的谜团,直到战神3豪华版里面附带的文件God of War: Unearthing the Legend中才被确认为是宙斯本人。挖坟这么丧气的活儿也亏得众神之王这么热衷,从1代就开始干到现在...
      如果不算九位缪斯,在战神系列里面正式登场过,并且和宙斯有直系亲属关系的人总共有整20人,其中只有其母亲瑞亚Rhea,儿子奎托斯,女儿阿耳忒弥斯Artemis,干女儿阿佛洛狄忒Aphrodite四人生死不明,其他16人全部阵亡,猜猜都是谁杀的?
      另外1代和本作的宙斯都是由Paul Eiding配的音,他还配过MGS系列里的Roy Campbell。


      这段对话可以说是3代留下的谜题中最关键的一个,在最终决战之前宙斯,盖娅,奎托斯三方对峙,宙斯就很提到了盖娅当初应该选择“另一个”。如今终于是可以明确了,“另一个”指的就是奎托斯的弟弟,戴莫斯。

      Your pawn has failed you, Gaia. Perhaps you should have chosen the other one!
      你的棋子让你失望了,盖娅,也许当初你应该选择另一个!

      奎托斯丝毫没有把掘墓人的话放在心上,拿起了在一旁的克里特之匙The key of Crete,前进来到了伊拉克利翁街道Streets of Heraklion,这里的火势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了,即使身为战神奎托斯也要奋力逃生。在成功避到安全些街道的另一侧后,奎托斯看到了一座表现雅典和斯巴达士兵交战的雕像。这又勾起了他的回忆…


      记忆中,兄弟两人皆一手持矛,一手持盾,正在全力相争。
      Don’t let your guard down, Deimos!
      不要让你的防守出现破绽,戴莫斯!

      显然就算还只是个孩子,奎托斯已然是个战意高昂的训练狂了,而且还把自己弟弟拖下了水,双方在力量相撞的一击后,气力较弱的戴莫斯失去了平衡,奎托斯赶上将其放倒在地。

      A Spartan warrior never lets his hack hit the ground.
      斯巴达战士从来不让背部着地。
      Even in death, a Spartan stands tall for the battle.
      即使直面死亡的威胁,斯巴达人也高昂着头加入战斗。
      You are a Spartan, are you not!??
      你是斯巴达人,不是吗!??

      戴莫斯面对强势的哥哥显得有些吃力,略带慌张的回答道,Yes, kratos。

      见训话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奎托斯把弟弟拉了起来,兄弟俩还来不及多说什么,身后突然传来了喊杀声,在漫天的火箭中,四周陷入了一片火海中,就如同现实中一般…


      “斯巴达战士从来不让背部着地。”是在3代最后的场景血池The Pool of Blood中出现的众多呐喊中的一句,由于之前从来没有人说过这句话,因此当时就被认为是弟弟会登场的预兆,当时的弟弟是由指环王里面饰演弗罗多的Elijah Wood客串配的,总共有两句台词。
      A Spartan never lets his back hit the ground. Right brother?
      斯巴达人从来不让他的背部着地,不对么,哥哥?
      Dont leave me again, Kratos!
      不要再一次抛弃我,奎托斯!

      从某种意义上讲,本作很多的台词和结局都是可以预料,或者有过暗示的,当然要是这样玩可能会减少点乐趣。

      而Spartan stands tall,“斯巴达人高昂头颅”则是本作官方网站的地址。

      奎托斯回到了雅典娜神庙,这次身上有了克里特之匙,奎托斯打开了神庙另一侧大门,经过了连场恶战之后,奎托斯来到了阿罗阿尼亚山脉Mounts of Aroania。

      阿罗阿尼亚山脉的位置如地图所示,奎托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能够跨越大半个希腊,从南方的克里特岛到达偏中西部的阿罗阿尼亚山脉,这多少是个问题…


      刚进入阿罗阿尼亚山脉,奎托斯就看到远处的高台上一名类似鸟身女妖Harpy的怪物抓着一名士兵,将其举到空中。

      Ghost of Sparta?
      斯巴达战鬼…?

      I don’t know where he is. Please…I swear to you…
      我,我不知道他在哪里,求求你…我发誓…

      显然怪物没有相信他的话,她把士兵摔在地上,随后爪子轻易的插进了肚子中。

      Tell us…
      告诉我们…

      看着士兵再没有回应,怪物失去了审问兴趣,展翅飞走了。奎托斯从侧面山路绕上了高台,发现士兵还活着,但是显然已经离死不远了。


      My lord, I knew you would return. I have not failed you. I told the servant of Death nothing.
      大人,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我没有辜负你,我没有对死侍透露一个字。
      Elysium. Elysium…
      极乐世界…极乐世界…

      You are a Spartan. Even in death you stand tall for battle.
      你是斯巴达人。即使直面死亡,你也要高昂着头。

      Thank you Lord Kratos.
      谢谢您,奎托斯大人。

      The lifeless body of a slain Spartan lays on the ground, having given his life to protect the entrance to the city. The treacherous pass within the mounts of Aroania is one of the few routes into Sparta. These mountains are also the proving grounds where young warriors are sent alone to face their deepest fears before being give the honor to join the ranks of the Great Spartan Army.
      付出了生命的全部来守卫城市的入口,被残杀的斯巴达人那了无生气的躯体躺在地上。阿罗阿尼亚山脉内危机四伏的通道是少数通往斯巴达城的路径。这山脉也是年轻的战士被派出单独去直面最深邃的恐惧,以证明他们配得上成为强大的斯巴达军队中的一员。

进入阿罗阿尼亚山脉后不久,奎托斯来到了慰藉裂谷Chasm of Solace,刚攀上高处就看见一只硕大的巨鹰从头上呼啸而过...而在来到阿罗阿尼亚山口Aroania Pass,终于遇到了之前杀害他部下的怪物。


      Erinys…the daughter of Thanatos, the god of Death. Pain given form, evil given life.
      厄里倪厄斯,死神塔那托斯的女儿。痛楚赋予其形体,灾祸赋予其生命。

      Ghost of Sparta, the god slayer. Your brother belongs to Thanatos. So does your blood.
      斯巴达战鬼,弑神者。你的兄弟属于塔那托斯…你的后代也无例外。


      You cannot stop me, nothing can.
      你没有办法阻止我,谁都不行。

      在二代神王,泰坦克洛诺斯Cronos从自己的父亲,天父乌拉诺斯Uranus手中夺权的时候,他先是把父亲灌醉,然后用一把锋利的镰刀把乌拉诺斯阉割了,掉落下来的那部分在海里孵化成了爱神阿佛洛狄忒Aphrodite;而乌拉诺斯四溅的精血洒到了盖娅身上,使盖娅孕育了复仇三女神厄里倪厄斯Erinyes。在本作里三位复仇女神合三为一,拼法不够正统,居然还成了死神的女儿…要知道两人在神话中论辈分的话可是平起平坐的。

      但是就像前面说过的,厄里倪厄斯对“弑母者”是决不宽恕的,实际上像奎托斯这样善于杀亲的人,这么晚才被厄里倪厄斯盯上,应该说已经是晚了。这也就是前面那位奄奄一息的士兵所提到的“工作”所在。

      在先后撕掉了厄里倪厄斯的两只翅膀后,复仇女神变身成为了先前看见的巨鹰,奎托斯用战链缠住她的双爪,两人比拼力气…


      厄里倪厄斯渐渐力道不支,夺路而逃,战神紧追不放…


      在天上厮杀…这里是不是有点像2代里骑着天马珀伽索斯Pegasus空战的场景?


      厄里倪厄斯力尽坠落…


      战神战胜了死神之女。


      在经过了长途跋涉之后,奎托斯终于回到了斯巴达…这里的阿瑞斯神庙中,有着能带他前往死亡领域解救戴莫斯的…


[ 本帖最后由 1/2的苦艾酒 于 2010-11-14 22:59 编辑 ]
已有 1 人评分新人欢迎积分 收起 理由
※忆雨♪ + 1 欢迎来到多玩, *^_^*希望你在这玩得愉快~

总评分: 新人欢迎积分 + 1   查看全部评分

憧憬是距离理解最远的情感。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12177224
帖子
19
威望
1
多玩草
101 草
信仰力
0
发表于 2010-11-2 12:14:17 |显示全部楼层
Chapter III: The Most in this World...
        第三章: 这个世界上最……

      
      …There is an old legend that king Midas for a long time hunted the wise Silenus, the companion of Dionysus, in the forests, without catching him. When Silenus finally fell into the king’s hands, the king asked what was the best thing of all for men, the very finest. The daemon remained silent, motionless and inflexible, until, compelled by the king, he finally broke out into shrill laughter and said these words, “Suffering creature, born for a day, child of accident and toil, why are you forcing me to say what would give you the greatest pleasure not to hear? The very best thing for you is totally unreachable: not to have been born, not to exist, to be nothing. The second best thing for you, however, is this—to die soon.”
      …关于弥达斯国王有个古老的故事,相传他长久以来都在森林里苦苦寻找酒神狄俄尼索斯的导师西勒诺斯,在不捉到它的前提下。而当西勒诺斯终于落到了国王的手里时,国王立刻迫不及待的请教他:什么东西对人来说是最美好的?刚开始精灵木然呆立,一言不发,直到国王把它逼急了,西勒诺斯才爆发出一阵尖笑,说道:“可怜的浮生啊,无常与苦难之子,你为什么要逼我说出你最好不要听到的话呢?那最好的东西你根本就得不到,这就是——不要降生,不要存在,成为虚无啊!不过对你来说次好的东西倒是好办,那就是——立刻去死。”


      
      斯巴达,往往人们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那近乎不人道的优胜劣汰法则和骁勇善战的士兵,还有一个让人热血沸腾的数字:300——很好,如果能有这些联想,那么我可以省去很多麻烦事情,只说说地理历史就好了。

      斯巴达位于伯罗奔尼撒半岛的东南角,而斯巴达城并不临海,东西两面有山,北面为丘陵高地,流经此地的埃夫罗塔斯河Evrotas River既提供了水源,又是一道天然屏障,城市扼住了南部伯罗奔尼撒半岛的交通咽喉——这些信息一给出来,易守难攻,战略冲要,兵家必争等等形容词就都可以加上来了……话是这样说,但实际上这个所谓的重要据点所能掌控的范围有多大呢?真把数字给出来的话,这是一个很让人沮丧的事情,整个伯罗奔尼撒半岛大约是2.1万平方公里,广义上的北京大约是1.7万,也就是说,斯巴达所领控的范围大约只有2/3的北京大小——可就是这样的弹丸之地,却在某个时期,让整个希腊都臣服在了他的脚下,可又却迅速的衰败,终归是做人嫁衣。



      最早有关于斯巴达所在位置的文明记录可以追溯到拥有文字之前的时代,直到青铜时代晚期,此地的原始文明逐渐衰退。在特洛伊战争后约60年,即公元前1150年左右,从北方马其顿移民至此的多利安人The Dorians赶走了南部伯罗奔尼撒半岛的原住民,但是依然沿用了这些原住民的称谓,其中在斯巴达驻扎下来的多利安人中的分支,就欺世盗名般的成为了今日我们所熟知的“斯巴达人”。

      多利安人很快就壮大了实力,并且向外扩展,伯罗奔尼撒半岛北部的迈锡尼文明首先遭难,其后整个希腊都难以幸免,就像上文所说的过,这一时期被称为希腊历史上的黑暗时期Dark Age(前11世纪——前8世纪)。随后的故事其实前面断断续续的都讲到了:在两次波希战争皆战胜波斯的过程中,雅典和斯巴达脱颖而出成为希腊诸城邦中强国的代表,这种双雄对立的局面最终导致了长达27年之久的伯罗奔尼撒战争的爆发,直到公元前404年,斯巴达终于拖垮了雅典,成为了希腊200多个城邦中的霸主。但是这份帝王业绩仅仅持续了33年,公元前371年,斯巴达人在留克特拉战役Battle of Leuctra中完败于底比斯Thebes,从此一蹶不振,直到公元前146年,希腊成为了罗马帝国的行省,斯巴达也就此从历史舞台上销声匿迹。

      如果按照战神系列的时间线来算的话,奥林匹斯之链里,奎托斯杀死了波斯国王薛西斯一世Xerxes I,让希腊取得了第二次波希战争(前490年——前480年)的胜利,那么这一阶段的斯巴达正处于其走向顶峰的黄金时代。

      中央一品大员,尸体搬运工,家庭暴力驱动者,奎托斯终于荣归故里,衣锦还乡。往日牛鬼蛇神混杂的斯巴达城今日特别的清静,显然是预先被通知了今天高层要来视察,因此除了热情好客的女同学们时刻准备着和奎托斯取长补短之外,就是安安静静做生意的商人们,所有不该让你看到的东西,比如等级制度和奴隶问题,都是不会让你发现的…

      于是奎托斯在舒展了一下腰肌,得出了野花哪有家花香等等结论之就走向了斯巴达监狱Jails of Sparta。



      记忆再一次闪回…兄弟俩人的训练,以及从天而降的灾难…注意戴莫斯左额上血红的胎记。



      在大火中,两个阴影缓缓走出…

      After the Great War with the Titans…The oracle had foretold the demise of the Olympian gods, and the destruction of Olympus. She saw that it would be brought about not by the hands of the titans, who thirsted for revenge, but by the hands of a mortal, a marked warrior.
      在奥林匹斯诸神与泰坦之间的圣战结束后,先知预告了奥林匹斯的毁灭,以及诸神的消亡。她料想那不会是出于企图复仇的泰坦之手,而是出自凡人之手——被印记的战士。


      Whoever controlled the marked warrior…controlled the fate of Olympus.
      而控制了“被印记的战士”的人…将控制奥林匹斯的命运。

      眼看着戴莫斯被巨汉抓走,奎托斯冲向他,试图被弟弟抢回,巨汉回手一击把奎托斯打倒在地…奎托斯右眼挂彩,这也是斯巴达战鬼右眼巨大疤痕的来由…



      巨汉想要回头杀掉奎托斯,一旁的女人阻止了他…两人使用了一种斯巴达人听不懂的语言进行交流 …(whatever,我们听得懂)

      Enough! Father sent us here to bring the marked one, this boy is of no consequence.
      够了!父亲派我们来只是要带走“被印记者”,这个男孩与我们无关。

      You see so little of what is true, Athena. STEP ASIDE!!!
      你对何为真相一无所知,雅典娜,闪开!

      I said, the boy is not be touched. Now take the marked one, and leave!
      我说了,这个男孩是不能被杀的,现在带上“被印记者”,然后离开!

      戴莫斯依然哭喊着奎托斯的名字,但是后者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弟弟被抢走,而女人则略带歉意的说道:

      Forgive me…
      原谅我…

      这段影像从某种意义上讲,是本作真正意义上第一次,把战神系列的剧情向前推进了一步。不过在讨论之前,以防万一还是多说一句,这两个阴影是阿瑞斯和雅典娜——如果有人不清楚的话。不过不要问他们是不是在说希腊语- -

      “被印记者”是个相当有趣的概念,英语中“mark”一词可以有很多种解释——而对于阿瑞斯来说这只代表了胎记Birthmark…所以他很自然选择了戴莫斯,这也锁定了他日后的结局。而奎托斯在戴莫斯被抓走之后,为了纪念自己的弟弟,在与其相同的位置上画上了纹身Tattoo,这最终导致了预言的实现。但让人无语的是在他做阿瑞斯仆从的日子中,后者完全没有意识到“纹身也是一种mark”,因而没有回头补刀…
      当然也有另外一种说法,阿瑞斯从一开始就知道了戴莫斯并不是“被印记者”。宙斯出于对先知预言的恐惧,下令两个儿女前去绑架戴莫斯,试图改变预言。阿瑞斯之所以选择戴莫斯,也只是为了完成宙斯的命令,而他私下早就想好奎托斯才是真正的“被印记者”,于是日后设法让其自己仆从,进而加以利用,达成其推翻自己老子,玩一出子弑父三连击的野心。这一点多少可以从战神的漫画中看到一点苗头。


      至于先知Oracle,系列中在1代有前后有两位先知登场,遗憾的是这两位都不像是能够做出如此重大预言的人。实际上,就连希腊神话中最著名的先知,德尔斐阿波罗神庙的女祭司皮提亚Pythia所能做的也只是在太阳神的神谕下给出一些很暧昧的引导。另一方面,“命运”和“预言”是对同一结果,被动或主动接受的两者,诸神畏惧“命运”,却能够对不利于自身的“预言”做出应对——但结局往往都无可回避。俄狄浦斯Oedipus被预言要弑父娶母,珀耳修斯Perseus被预言要杀掉自己的祖父,当事者都做了预防措施,妄图改写结果,到头来还是都没得跑的。

      而“命运”比“预言”有趣的地方在于,你并不需要知道,一切都将顺其自然的发生,这是否也仁慈了很多?换言之,如果你可以知道自己的寿长,你是否愿意知道这个数字?



      奎托斯除了纹身来纪念自己的弟弟之外,在1代的最后,如果你有心等到所有Credit的走完的话,可以听到奎托斯的独白,这似乎也是再说戴莫斯的事情。

      I am compelled to push onward, onto my next journey. I don't know where it will take me. Could I finally try to save HIM? He who I could not help when he needed me most. But much has changed since then, I've changed.
      我不得不继续前行,走向我的下一次旅途。我不知道我将驶向何方。我是否最终能尝试去拯救“他”呢?在他最需要我的时候,我没能救下来。但是自从那之后很多事情都改变了,我也一样。
      I can do so much more now. But he's changed too. He is surely no longer the boy he was years ago. Will he welcome me with open arms, or clenched swords? Either way, I will be back.
      我现在可以做的比以往要多得多。但是他也变了。肯定不再是当年的那个男孩了。他将会张开双手来欢迎我,还是向我把刀相向?无论如何,我都将归来。

      Deimos…I will find you.
      戴莫斯,我一定要找回你。
      怀抱着这份心情的奎托斯继续前行…在监狱中,他遇到了一位…异议者The dissenter。


      经过双方在监狱里的一段追逐之后,异议者放出了比雷埃夫斯狮子Piraeus Lion。


      比雷埃夫斯狮子实际上是一尊石狮雕像,它原先位于雅典的港口比雷埃夫斯Piraeus,但在17世纪末期于神圣罗马帝国和奥斯曼帝国之间的战斗中,威尼斯的海军将领趁乱将其掠夺走了,此后这只狮子一直被放在威尼斯兵工厂Venetian Arsenal中,如果有人要是去水都游玩的话,不妨去看一看。



      说话之间,狮子就已经挂了…要我说其实这玩意儿就是前作中类似剑齿虎的杂兵,摩耳甫斯野兽Morpheus Beast及其强化版斯芬克斯Sphinx的2代升级。



      底牌被揭的异议者在慌不择路中跑向了死胡同…至少对他来说,算是死胡同…不过对奎托斯来说,用来开路的方法很多很多…顺便说一句,这一段有没有人觉得很像3代中赫耳墨斯Hermes被斩断一条腿之后,在地上匍匐着躲避奎托斯的镜头?


      Glory be to Sparta…
      愿荣耀归于斯巴达…
      在被开了两回路之后,异议者最终和被自己放出来的狮子一样被玩了个开膛破肚,估计是这游戏的成本太高,一辈子只能来一次,也罢。而至于他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辞世之句…在阿瑞斯神庙Temple of Ares里面有解释。

      从监狱出来后,奎托斯穿过了拉科尼亚山脉Mounts of Laconia,终于来到了阿瑞斯神庙。

      拉科尼亚山脉将斯巴达和其北方的阿卡迪亚Arcadia相隔开,是斯巴达城北方的一道重要屏障。顺便多说一句,在1代有关奎托斯母亲的隐藏影片中说到了她原本并不是斯巴达人,是在生了奎托斯后迁移至此,想过一种新生活的——而神话中卡利斯托原本就是位于斯巴达北方的阿卡迪亚人。


      相传战神阿瑞斯的居所总共有三处,分别是色雷斯Thrace(今保加利亚),奥林匹斯山Mount Olympus,以及奎托斯所在的拉科尼亚山脉,因此这里有他的神庙是非常合理的事情——我坚信ReadyAtDawn里负责游戏剧本那位同学地理一定学的很好很好。

      而在神庙前,渎神的一幕正在上演。旧的不去,新的不来,阿瑞斯的雕像就是这样坍塌的。而指挥这一行动的人则是2代中登过场的斯巴达副官…

      相信打过2代的人都不会对他陌生,战神全系列里和奎托斯交过手的boss众多,但是说来也只有两个是凡人,除了波斯国王,就是这位仁兄了…


      All hail Lord kratos, the God of War!
      战神,奎托斯大人万岁!
      在领着群众喊了几句口号之后,副官同学说去拿礼物给领袖,先走一步…

      在进入神庙之前,阿瑞斯也玩了一把鬼来电…

      Face thyself. And your fate shall be sealed.
      见汝自身,决汝之命。

      这话说得很暧昧,后半句所指的恐怕就是奎托斯将会完成先知的预言,而前半句,如何才能“面对你自己”?

      带着疑问,奎托斯进到神庙内侧,直面了战神…可惜不是他自己,而是被自己宰了的前辈…

      Kratos stood in the Temple of Ares. It was a somber reminder of who and what he had become, the Ghost of Sparta, the god slayer, and now the very person he had once depised, the God of war.
      奎托斯站在阿瑞斯神庙中。这是一段对过往及现世的灰暗回忆:斯巴达战鬼,弑神者,而如今他恰恰成为了他当初所憎恨的——战神。

      Ares was often called upon before the Spartans went into battle. Sacrifices were made in his name to solicit his blessing and the Spartans chose their prisoners of war for this purpose. Once Kratos took his place as the new God of War, Sparta’s devotion turned towards the one they saw as their own, save for a few staunch supporters of Ares.
      斯巴达人在投身战斗之前,往往要求告于阿瑞斯。斯巴达人选择用献祭战俘的方式来告求战神的祝福。在奎托斯成为新战神之后,除了少部分冥顽不灵的阿瑞斯支持者外,斯巴达把自己的虔诚都献给了他们视作自己人的奎托斯。

      关于阿瑞斯已经说得很多了,这里仅仅补充一点,1代如果你以最高难度通关的话,解锁的隐藏信息secret messages 1中,奎托斯会介绍说他把阿瑞斯的灵魂禁锢宰了战神王座中的一间小屋里,永世的将受到折磨。

      在神庙的另一侧,奎托斯站到了一面镜子前,但镜子中的他又有着少许的不同…之后就是这个已经被用滥了的情节…镜子里面的自己突然杀了出来,然后要战胜心魔,而本作唯一的突破就在于它证明了战胜心魔的方法有很多…比如把小时候的自己拍墙拍到死…在墙后,前往死亡领域的重要道具凯瑞斯头骨The Skull of Keres入手。

      链锁掉落。


      这该算自杀还是他杀。


      吾欲借汝头一用。


      Kratos knew he had to return to Atlantis, back to the sunken city. Only there would he find the entrance to Death’s Domain. And the brother he left behind.
      奎托斯知道他必须要返回阿特兰蒂斯,进入到沉没的城市中,只有那里他才能找到进入死亡领域的入口,已经他失落的兄弟。

      出门之外,副官把斯巴达人的标准武器配置交给了奎托斯。

      You have served me well.
      你是个尽心尽职的好部下。

      副官表示感谢之后便走开了…谁又能想得到,在不久的将来,正是他的主子亲手把他杀死了呢?但话又说回来了,在2代的最后奎托斯回到了宙斯背叛他的时间前,所有的斯巴达人战死的命运已经被改写了。

      通过**之路Path of Reckoning,来到冰峰Ice Peaks,奎托斯得到了玻瑞阿斯号角Horn of Boreas。


      The Shrine of Boreas, god of the North Wind. Known as the Devouring One, he sweeps from the Northern Mountains’ chilling the air with his icy breath. Boreas carries a giant conch, an artifact that is said to channel the Might of the North Wind.
      北风之神玻瑞阿斯的神殿。被称之为吞噬者的他用其冰冷的呼吸扫荡过北方群山的寒冷气流。玻瑞阿斯携带有一只巨大的海螺,相处这宝物引导着北风之力。

      北风之神玻瑞阿斯Boreas是黎明女神厄俄斯Eos的儿子,游戏中他也是断头太阳神赫利俄斯Helios所驾火马车Fire Steeds Chariot的四匹马之一。玻瑞阿斯这个名字算上本作已经是第四次登场了,应该算背景道具中登场率最高的神了…


      在到达了悲伤峡谷Canyons of Sorrow后,幕后黑手塔那托斯终于耐不住寂寞,玩了一把借尸还魂…


      Be warned Ghost of Sparta. Do not pursue this path, the Gods forbid it.
      当心了,斯巴达战鬼。诸神禁止你继续追寻下去。

      The Gods have no power over me, Thanatos. Where is my Brother?
      众神对我没有任何威慑,塔那托斯。我弟弟在哪里?

      面对一意孤行的战神,死神在一阵大笑之后,说出了相当有趣的言语…

      If you persist, not even the Fates will prevent me from ending your path. Ares was unwise to believe you could serve him.
      如果你执意如此,那么即使是命运三女神也无法阻止我把你毁灭。阿瑞斯真是昏昧阿,竟然相信你是可以被驽驭的。

      Do not stand in my way, Thanatos. Or Are’s blood is not the only I will shed.
      不要挡住我的去路,塔那托斯。不然阿瑞斯就不会是我唯一弑杀的神了。

      (…自然不止阿瑞斯,你不是还杀了冥后珀耳塞福涅Persephone么,当然严格意义上讲,奎托斯在杀冥后的时候,后者死于拳套,并没有鲜血外流…)

      抛开奎托斯自己不会数数之外,塔那托斯提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即使是命运三姐妹也无法阻止我把你毁灭”,塔那托斯不愧是后者同一辈分的,消息很是灵通…

      “预言”和“命运”,先知做了“预言”,而命运三女神决定“命运”。相信塔那托斯在一定程度上是明白“命运”是如何被决定的——就像他自己说所的,阿瑞斯命中注定是要死在奎托斯手上,即使是他设法让奎托斯成为了自己的仆人,也无法改变这一命运。那么,他是否也知道自己的“命运”呢?

      在2代里,三姐妹中的老二拉克西斯Lahkesis对奎托斯说过,是她决定让奎托斯可以一路过关斩将杀到她面前的(It was I who deemed the Titans lose the Great War and I who have allowed you to come this far)。如果说这句话是真的,那么大致上可以理解为,奎托斯到那时为止的命运都已经是被决定的——直到他战胜了三姐妹,这才如盖娅所说的那般,“改变你的命运,同时也改变其他人的(Changing his fate, thus the fate of others)。”

      (提到拉克西斯,多说一句,我给前两作战神写攻略的时候都一直没有提到过的人名拼写问题:到本作为止,游戏中已经有3个人名的拼法出现了错误,其中拉克西斯,正确的拼法是Lakhesis,而不是Lahkesis;克洛诺斯Cronos应该是Cronus,而本作登场的厄里倪厄斯Erinys当为Eyinyes。不知道这是为了更符合美国人的语感,还是真的写错了?)

      最后一点,也许只是一个巧合,但是3代的主题曲《斯巴达之怒Rage of Sparta》的歌词中出现过塔那托斯的名字,这首气势如虹的曲子是用希腊语唱的,不过歌词倒是蛮简单的,这里稍微翻译一下,有心的同学可以回去听听。

      Kratos! Thimos! Irthe To Telos!
      Kratos! Thimos! Tha Toos Skotoso Oloos!
      Thanatos! Thanatos! Thanatos! Thanatos!

      Kratos! Anger! The end has come!
      Kratos! Anger! I will kill them all!
      Death! Death! Death! Death!

      力量!愤怒!末日即将来临!
      力量!愤怒!我要杀光所有人!
      死亡!死亡!死亡!死亡!

      (愤怒Thimos和恐惧Deimos的发音很相似,歌词中“力量!愤怒!”倒是可以凭语感直接看作为“奎托斯!戴莫斯!”,其实也很有气势,而提到的这三个人名,还引证了本作的高潮,当然这是后话了。)

      在和死神交涉失败后,前行的奎托斯,遇到了把女儿变成了黄金的弥达斯Midas,惊惶失措的后者逃走了。



      The once beautiful daughter of King Midas, turned by his touch into a golden statue. Midas, the King of Macedonia, was granted a wish by Silenus the Satyr. But his wish soon became a curse. He slowly began to lose his sanity at the slight of everything in his world turning into gold by his mere touch.
      弥达斯曾几何时美丽的女儿,如今被他触碰后变成了一尊黄金雕像。森林之神西勒诺斯满足了弥达斯,马其顿国王的愿望。但是这愿望很快成为了他的噩梦。在眼看着所有被他触碰过的东西都变成了黄金的过程中,他慢慢失去了理智。

      弥达斯点石成金的故事似乎很有名,我相信很多人小时候都一定听过,而玩过古墓丽影1代的同学一定对这位仁兄的手更加印象深刻。在故事的最后,弥达斯跑到了今位于土耳其境内,特洛伊东南方向的帕克托罗斯河River Pactolus内,才把这能力洗掉,而当他的双手入水时,河里的石头变成了黄金,古时帕克托罗斯河盛产黄金就源于此。

      弥达斯另外一个很著名的故事是讲其在太阳神阿波罗Apollo与牧神潘pan比赛音乐时,判定后者获得了胜利。恼羞成怒的阿波罗难以容忍弥达斯的鉴赏能力,将其的耳朵变成了驴的耳朵。弥达斯对此感到羞愧万分,整日戴着帽子以遮掩这耻辱,但是这秘密瞒得了所有人,却瞒不过他的理发师,不过弥达斯命令其不得外传。理发师憋得受不了后,在草地上挖了一个洞并对着洞口讲了他的故事,随后把洞填平。不久后洞山上长出了芦苇,每当有凤吹过是就会发出类似“国王长着驴耳朵(King Midas has donkey's ears)!”的声音,最终这秘密不胫而走。



      需要说的是,弥达斯并不是马其顿的国王,包括在后面可以捡到的国王戒指中也是说其为培希努(土耳其北部)国王King of Pessinus,这个位置距离马其顿(希腊北部)还是有相当一段距离的。

      尾随其后的奎托斯在一条熔岩流旁追上了弥达斯,后者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


      I’m cursed! Stay away! don’t you see? Everything I touch…gold.
      我被诅咒了!远离我!你还不明白么?所有我触碰过的东西…都变成黄金了。
      I…I didn’t mean to. I thought…How…How could I know that she would…oh, my daughter…my beautiful little girl…
      我…我不是有意的。我以为…我怎么会…怎么会知道她会…我的女儿阿…我美丽的小女儿…

      弥达斯的理智似乎已经走到了尽头,煌煌间他陷入了错觉...

      The River Styx…am I in Hates? I must be! Finally, I know what I must do!
      冥河斯堤克斯?…我到了冥界了么?我一定是!终于!我知道我要做什么了!

      萌生死志的弥达斯把手伸入了水中,这自然导致了——


      弥达斯的左手被烧断,这痛楚让他放弃了死亡的念头,再一次逃走。而熔岩流竟然也被他变成了黄金…

      虽然此地并不是冥河斯堤克斯,而是悲叹之河River of Lament,在冥界的五条冥河中,悲叹之河科塞特斯Cocytus(lamentation)在名字上与其有相似之处。奎托斯顺势追去,一路上四处可见弥达斯在惊惶之中,手随处乱摸的痕迹...在悲叹之河的尽头,一条熔岩瀑布挡住了战神的去路,而奎托斯在一旁的洞穴里发现了正躲在角落里哭泣的弥达斯。



      之前弥达斯把岩浆变成黄金,使得奎托斯可以行走其上的事实显然给了奎托斯灵感,斯巴达人把国王打翻在地,拖向了瀑布,神志错乱的弥达斯在混乱间也不知道是先前断手的痛楚让其失去了面对死亡的勇气,抑或是在本能的自卫,疯狂的挣扎着,但是对于奎托斯来说显然这如同螳臂当车一般…直到最后一刻,弥达斯似乎也是知道自己躲不开了…


      Fire of the gods, let me die!
      诸神的火焰阿,赐我死吧!

      奎托斯将弥达斯掷入了瀑布内,弥达斯最终和瀑布一起化作了黄金,得到了解脱…


      攀上瀑布固化后的墙壁,一路前行的奎托斯来到了阿特兰蒂斯港口Port of Atlantis

      The Harbor of Atlantis, home to the greatest armada in the lands of Greece. It is renowed as a center for trade, knowledge and progress throughout the world of man.
      阿特兰蒂斯海港,希腊全领最强大舰队栖息于此。此港作为商品和知识交流中心,闻名于人界。

      与在此处接应他的斯巴达士兵会合,奎托斯踏上了重返亚特兰蒂斯的征途…

      Kratos knew that deep within the raging abyss lay the answer to a question he was not yet prepared to ask.
      奎托斯知道,深藏于狂暴的深渊中有着他还没有准备好提出的问题的答案:

      Was Deimos still alive?
      戴莫斯是否还活着?


[ 本帖最后由 1/2的苦艾酒 于 2010-11-8 23:08 编辑 ]
憧憬是距离理解最远的情感。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12177224
帖子
19
威望
1
多玩草
101 草
信仰力
0
发表于 2010-11-2 12:14:33 |显示全部楼层
Chapter IV : He who wants fraternity, He who wants fratricide.
        第四章:爱弟的他,弑兄的他

      
      They came to retrieve the Marked Warrior, a mark they saw on the body of Deimos. As he was taken away in front of his brother’s eyes, little did he know of the fate that awaited him.
      他们来带走“被印记的战士”,在戴莫斯身上他们看到了“印记”。而当戴莫斯被从他兄弟面前带走的时候,他对于等待着他的命运还一无所知。
      Ares would bring him to the Domain of Death, Realm of Thanatos, a place no mortal had ever dared set foot. There, he would remain imprisoned with no hope of escape. He would suffer years of punishment and torment and the hands of the God of Death.
      阿瑞斯会把他带到死亡领域,从无凡人敢于犯境之死神塔那托斯的领地去。在那里,毫无逃生希望的他将被囚禁起来,并年复一年的在死神手下受到鞭笞和折磨。
      At first, the belief that his brother, Kratos would come to save him kept him alive. But as the years lapsed, Deimos lost all semblance of hope and with it, any thread of humanity left in him.
      在最开始,期待着哥哥奎托斯会来拯救他的希望支撑着他活下去。但是随着时光流逝,戴莫斯失去了所有近似于希望的情感并相伴随得,人性也慢慢离他远去。
      The anger, the vengeance seethed within him and laid dormant for decades. With little sanity left, it was this rage that made him endure, believing the day would come when he would once again face the brother who abandoned him.
      几近沸腾的复仇和愤怒怨念在他体内沉睡了数十年,当理智已几乎失去,是这股狂怒支撑着他忍耐着,相信着有一天他能和抛弃他的哥哥再此相遇。


      因为整个阿特兰蒂斯已经沉入海底,奎托斯这一次只有是在骤雨间通过漩涡The Vortex前往。一位手下在狂风暴雨中失去了理智,居然大喊着请求海神的庇护(Help us! Lord Poseidon!),难道没有人通知过你就是奎托斯搞沉了波塞冬的国度么?不过海神对如此虔诚的祈求者还是报以了热烈的回应:一道波塞冬之怒劈到了他的头上。



      波塞冬之怒Poseidon's Rage已经是波塞冬的招牌技能了,1代和2代里奎托斯本人可以使用此技能,而3代里面波塞冬也在BOSS战的时候使用过类似的雷电魔法。


      随着连续不断的波塞冬之怒击到船上,最终船体大幅度倾斜,奎托斯虽然竭力想要保持平衡,但还是被卷下了漩涡的最深处…

      来到沉没的阿特兰蒂斯Sunken Atlantis后,身后斜塌的波塞冬巨像突然显灵,对着奎托斯愤怒的诅咒着。



      You have desecrated my kingdom. I shall not forget this, Ghost of Sparta. You will answer for this affront.
      你亵渎了我的国度!我是绝对不会忘记的,斯巴达战鬼,你早晚要为这等行径付出代价。

      (这解释了3代与波塞冬的战斗里,后者的台词“阿特兰蒂斯之仇要血债血偿!Atlantis will be avenged!”的出处。)

      此时还对于与海神之间恩怨的结局一无所知的奎托斯继续前行,在已经成为废墟的城市间,幸存的市民们还在努力求生。不过似乎只是临死挣扎…而斯巴达人则在通过了水浸的大厅Flooded Hall后,来到了远古阿特兰蒂斯Ancient Atlantis上层。远处四座海神的巨像手持三叉戟,头朝向地面。



      The power of the God of the Seas flows inside the Kingdom of Atlantis and is channeled at nexus points spread throughout the city. When imbued with this power, the effigies of Poseidon can focus this energy to activate the structures and mechanisms around Atlantis.
      海神的力量流动在阿特兰蒂斯国度内,并把城市内的核心中枢连接了起来。当这些波塞冬巨像被灌输了这股力量后,它们可以把能量聚焦以启动阿特兰蒂斯内部的机械结构。

      奎托斯尝试着启动这些巨像,发现右侧的两尊还未被灌注,因此只能是先去激活这些力量。而雅典娜再一次出现,向奎托斯发出最后的警告。


      It is not too late to turn back, Kratos. No good will come of this journey. The gods…
      现在回头还不晚,奎托斯。这趟旅途不会带来任何的好处,诸神…

      I am done with the gods. Return to Olympus and leave me be.
      我与诸神已经没有牵连,回到奥林匹斯去,不要再管我了。

      Your brother was a threat to Olympus, Kratos. What was done… had to be done. Forgive me.
      你的弟弟对奥林匹斯来说是个巨大的威胁,奎托斯。所做的…都是必须要做的。原谅我。



      这句似曾相识的话,解开了奎托斯多年以来的困惑…



      You were there? Why? Why didn’t you help him?
      你当时在那里?为什么,为什么你没有救他!

      I was there for you, Kratos. You had to be saved.
      我当时在场是为了你,奎托斯。你必须活下来。

      You should have saved him. I should have saved him.
      你当时应该救他的,我应该救他的。

      There is more to this than you could possibly know, Kratos.
      这其中的缘由要比你知道的多得多,奎托斯。

      Lies and riddles. That’s all you give me, Athena. I will save my brother, and you will stay out of my way.
      谎言和谜语,这就是你所带给我的一切,雅典娜。我一定会救下我兄弟,而你,不要再介入此事。


      下定决心的奎托斯在杀死了尚苟延残喘的工头拉内乌斯Lanaeus后,激活了所有的巨像,这一次深埋在河下的连接桥被抬升了起来,奎托斯打通了直达死亡领域Domain of Death的道路…






      The Domain of Death, a dark nether world nestled between the land of living, and the realm of the dead. A purgatory ruled by the God of Death, Thanatos.
      死亡领域,处于人界和冥界之间的黑暗虚空世界。一所被死神,塔那托斯所统御的炼狱。

      意大利诗人但丁在他的著作《神曲Divine Comedy》中描述炼狱处在天堂和地狱之间,在这里灵魂在净化消除了七宗罪后便可进入天堂。炼狱这个理念在纪元前就已经被犹太教和罗马天主教所接受,按照大英百科的解释,佛教中的六道轮回这一说法与此也多少有异曲同工之处,但是在希腊神中,oops,是没有的。

      战神系列里把天主教的东西搬来乱用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比如大力神赫拉克勒斯Heracles在3代里面使用的是罗马神话的拼写方法:海格利斯Hercules。又比如波塞冬的水马化身被称作了圣经里的海怪,利维坦Leviathan,虽然这个名字在漫画版里面纠正回了Hippocampi(希腊神话中马头鱼尾的海怪,相传波塞冬的海马车就是由它们驽拉的)。再来就是在奥林匹斯神殿中居然到处都是中世纪的欧洲才发明的彩绘玻璃…这次的“炼狱”又是组团忽悠了一把…

      经过数场恶战后,奎托斯穿过诅咒大厅Hall of Damnation来到了塔那托斯神庙Temple of Thanatos。

      The doors to the Domain of Death. A place neither mortal nor god had dared enter. Worshipped long before the Olympians, Thanatos, the God of Death, dwelled within.
      通往死亡领域的大门,从无诸神或凡人敢于犯境。在奥林匹斯诸神之前就已被凡人膜拜,死神塔那托斯寄身于内。

      既波塞冬,阿瑞斯两位先贤大哲之后,塔那托斯也玩起了高深…

      Free thyself, and your past shall be forgiven.
      释汝自身,恕汝过往。

      通过了死亡陷阱后,斯巴达人终于在神庙的最深处找到了自己失落多时的亲弟弟,戴莫斯Deimos。


      在救下了戴莫斯后,奎托斯抢上前去,扶起了自己的弟弟。

      Brother, you are safe now.
      兄弟,你现在安全了。

      也许奎托斯还在幻想一场温馨的兄弟相认的场景,但现实永远是最残酷的:连身上的胎记都在死亡领域里被折磨的变成了诡异的暗金色,戴莫斯早就失去了理智和人性,他一把抓住了自己的哥哥,满腔怨毒的诅咒道:

      Safe? You let this happen to me! You were supposed to protect me!
      安全?是你让这一切发生在了我身上!你当时应该保护我的!


      Did you think I would forget?
      你认为我会忘记么?


      Did you think i would forgive?
      你认为我会原谅么?


      I will never forgive you, brother.
      我永远都不会宽恕你的,哥哥。

      且夫天地为炉兮,造化为工;阴阳为炭兮,万物为铜。
      在杀死了自己的妻子,女儿和母亲后,奎托斯世上唯一还活着的亲人向着自己拔刀相向,这便是“命运”么?如此说来,众神此时只怕正站在奥林匹斯山头,俯瞰着骨肉相残的这一幕吧。


      兄弟阋墙间,戴莫斯一把抓住了奎托斯,两人撞破了护栏,双双跌下了神庙。在砸在了地面上后,弟弟占据了上风,巨大的拳套带着对往日所受折磨的无尽怒火,毫无保留的宣泄在了哥哥的头上,后者血溅满脸…


      You left me! Get up! Fight me! I hate you, Kratos!
      你抛弃了我!站起来!与我相搏阿!我恨你,奎托斯!

      就在戴莫斯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奎托斯身上的时候,背后塔那托斯突然出现,如同鹫捕雏鸟般,轻易的把戴莫斯抓住。随后走向一侧的悬崖。


      You killed my daughter, Spartan! And now you will suffer for it!
      你杀了我的女儿,斯巴达人,现在是你为此受难的时候了!

      说着塔那托斯带着戴莫斯坠向了深渊,满脸鲜血的战鬼挣扎着站起身来,在失去了其他所有的亲人后,奎托斯无论如何也要拯救自己的弟弟。

      至少,至少不要让受苦的弟弟就这样…带着这股信念,战鬼鼓起最后的力气,跟着跃下了悬崖…

      穿过了炼狱,奎托斯发现自己回到了人界,处身之所正是对其命运带有决定性影响的地方:自杀悬崖Suicide Bluffs。

      数年前,他在杀死了冥后珀耳塞福涅Persephone后,驾着火马车返回人界,最终力尽不支,从空中摔下,直落此处;又后来他杀死了阿瑞斯,却仍然得不到救赎,在万念俱灰之际,来到了此处,低语着“奥林匹斯诸神已经遗弃了我…”,随后决然纵身而下;而他这时还不知道,数年后,他又将在这里把自己的祖奶奶和父亲一并杀死,随后自尽…

      在高处,戴莫斯被塔那托斯步步逼向了悬崖尽头,虽然弟弟尽力回击(You no longer have power over me, Thanatos!),但面对着死神的力量,却还是有所不及。死神随后将戴莫斯推了下去,后者鼓着最后的力量,勉强挂住…


      The oracle…lied!
      先知…说的不是真话!

      如果先知预言戴莫斯将成为弑神者的话,他又如何会如此轻易的被自己推下悬崖去呢?自信已经超越了“预言”的塔那托斯,变成一只巨鹰,飞上了山顶。

      奎托斯在千钧一发之际,把弟弟从悬崖边拉了上来。


      奎托斯把手再一次伸给了亲人。戴莫斯仰头望向兄长,在被战鬼从死亡线上救回,弟弟逐渐的恢复了丧失以旧的人性。


      A Spartan never lets his back hit the ground. Right, brother?
      斯巴达人从来不让他的背部着地,不对么,哥哥?

      这是3代的血池中,戴莫斯的呐喊,也是兄弟在生死离别前,奎托斯对戴莫斯所说的最后一句话。此情此景,一如往昔,兄弟两人这一刻才真正的交心与彼此。

      I will not lose you again, Deimos.
      我再不会与你分开,戴莫斯。

      奎托斯把代表着斯巴达人荣誉的矛与盾交给了弟弟:

      Come, the fight is not over.
      来,这战斗还没有结束。


Finality : Fatalité
        结局:命运
   
      Fatalité, maîtresse de nos destins
      命运,我们前途的主宰
      Fatalité, quand tu croises nos chemins
      命运,当你与我等道路相交
      Fatalité, qu'on soit prince ou moins que rien
      命运,决定了谁是乞丐谁是王子
      Fatalité, qu'on soit reine ou bien putain
      命运,决定了谁是娼妓谁是皇后
      Fatalité, tu tiens nos vie dans ta main
      命运,我们的一生由你掌握


      在自杀悬崖的高处,斯巴达兄弟与阻挡在前的死神塔那托斯展开了最后的战斗…


      The Oracle may have yet spoken truth, the Marked Warrior shall bring about the destruction of Olympus.
      先知也许还没有说出真相,“被印记的战士”必将给奥林匹斯带来毁灭。

      塔那托斯停顿了一下,眼光扫过兄弟二人,奎托斯身上的红色纹身和戴莫斯身上的暗金色胎记…


      Ares chose poorly that day. He took your brother when it should have been you. None of that matters now. Nothing you do is of your own chossing.
      阿瑞斯那天可真是没有眼光,他把你弟弟当成了你。不过这都无足轻重了!你所做的,没有一件是由你自己选择的。

      The gods do not decide my fate, Thanatos!
      诸神没有决定我的命运,塔那托斯!

      战神的誓言换来的只是死神的大笑…

      The gods decide…and the Sisters of Fate make it so! You are nothing but a pawn in a game you don’t even know is being played. Pathetic.
      诸神做出决定…命运三姐妹让其成真!你只不过是一枚棋子,在你未曾知晓的棋盘上被玩弄于股掌之间。可悲啊。
      Now is the time, Kratos… the beginning of the end.
      而现在,奎托斯,正是终焉之始。

      “力量”,“恐惧”与“死亡”间无可避免的展开了!在斯巴达兄弟齐心合力,默契无间的配合面前,死神几无还手之力,塔那托斯变成了一只巨兽妄图作最后一搏。戴莫斯强攻时被巨爪笼罩住,奎托斯推开了弟弟,自己却被塔那托斯抓了起来,狠狠地拍击在峭壁上…


      戴莫斯连掷标枪,把塔那托斯的注意力转到了自己的身上,但是不像奎托斯那样有着神力护体的他,无法承受野兽那致命的武力,在被重重摔在了岩石上,戴莫斯带着遗憾倒在了血泊中…



      斯巴达战鬼看到自己最后的亲人也离他而去…愤怒的无以复加,血灌瞳仁…


      死神战败…奎托斯一点一点地把这难以抑制的怒气尽数发泄在了塔那托斯身上…死神临死之前也不忘提醒奎托斯他的“命运”早已注定...

      You are significant, Kratos.
      你才是重要的,奎托斯。


      Your brother suffered because of you.
      你的兄弟因你而受苦。


      Your fate lies in the hand of Olympus, Ghost of Sparta!
      但你的命运掌控在奥林匹斯的手里,斯巴达战鬼!

      死神最终在一声唳啸中自爆身亡,而胜利对于奎托斯而言则是莫大的讽刺…“命运”难道已经安排好了这一切么?奎托斯抱起兄弟尚存余温的身体,缓缓地向顶峰走去,在通过了孤寂之路Path of Solitude后,奥林匹斯山门直在眼前,而掘墓人也再一次出现…

      Come now, I have a fresh plot for him.
      来吧,我这里刚掘好一个坑给他。

      奎托斯把弟弟的尸体放入了土中,在经过了漫长的痛楚和折磨后,后者终于离开了这个残酷的世界。

      You are free now…brother.
      兄弟…现在你解脱了。

      看着掘墓人一锹一锹的把土慢慢填上,奎托斯走向了悬崖顶点,俯瞰着整个爱琴海…如今家人都已不在,是否还有活着的必要?抑或说,“命运”已经预言了他此时此刻跳下去么?


      战神一脚踏出,迟疑了片刻…最终还是收了回来。

      By the gods, what have I become?
      诸神阿…我都变成什么了?

      掘墓人对这个突兀问题,毫不掩饰的给出了他的答案…
      Death. The destroyer… of worlds.
      死神。世界的毁灭者。

      “Now I am become death, the destroyer of worlds”一语在2代中作为复活节彩蛋出现过,此话原出自《摩珂婆罗多经》中的《福者之歌》。原子弹之父罗伯特•奥本海默J. Robert Oppenheimer在1945年7月16日,世界历史上第一次原子弹试爆成功后引用此话作评。21日后,1945年8月6日上午8时15分17秒,美军在太平洋蒂尼安岛上的空军基地朝日本广岛投下了原子弹。约有7万人立即因核爆而炸死。到1945年年底,因烧伤,辐射和相关疾病的影响的死亡人数,约12万。到1950年止,由于癌症和其他的长期并发症,共有20万人死亡。


      身后奥林匹斯的山门敞开,雅典娜从中走出。
      It is done. You have let go of that which made you mortal. Your ties to this world are severed.
      这结束了。你把身上凡人的种种都已抛开。你与人界的联系已经断绝。


      You are ready… to be a god.
      如今,你已经做好准备成为神了。

      雅典娜把双手放到了奎托斯头的两旁,似乎是决定要帮助后者把那些纠缠他的恶梦清除掉。奎托斯为神服役了十年,为的就是这一刻——然则如果真的就这样“解脱”,那么亲人们难道就这样,如不曾存在一般的被遗忘了么?

      奎托斯挣开了雅典娜的双手…
      Is this all a game to you Athena?!!!
      这对你来说,都是一场游戏么?

      随后战神毫不理会智慧女神的反应,大踏步地走进了奥林匹斯山门。

      It is not over, Athena. The gods will pay for this.
      这远没有结束,雅典娜。诸神会为此付出代价的!

      面对已经决心一意孤行的奎托斯,雅典娜也只能无奈的叹息:
      Forgive me …brother.
      原谅我…弟弟。

      另一边,宙斯抱着卡利斯托的尸体,把她也一同放入了墓中,在坑边凝视了片刻,随后站起身来,老人混浊却闪着锐利的眼神望向远方…

      Now, only one remains…
      现在,只剩下一个了…

      奎托斯孤独的坐在战神的王座上,沉思着他的复仇计划…“命运”不曾决定,或者已经决定了,但他的决心一如石铁,愤怒一如燎原,什么都不可挽回了。

      阿瑞斯死后数年,奎托斯带领斯巴达士兵横扫希腊诸城邦,诸神震怒;神王将其诛杀,后奎托斯得泰坦一族帮助,前往创世之岛改写命运,终直捣黄龙,弑神无数,神王伏诛,自此奠定了人类治世的基础。

      他们如是说。

      (全文完)




Epilogue : Poetry is what gets lost in translation
        尾言:诗乃翻译中失去的东西


      首先感谢每一位看到这里的人,没有你的支持,就不会有本文的完成。

      感谢多玩的两位版主帮我解决了相册不足的问题,really thanks a lot。

      算来这也是第三次,我给战神系列写剧情分析了。2代写的最差,基本上拿不出来见人,3代个人比较满意(如果有人想去看的话,可以到http://bbs.a9vg.com/thread-1431951-1-1.html)本次的话,我大约可以给自己打一个75分吧。

      本作和系列其他作品相比,剧情我只能说是差强人意,比起系列最高的1代来讲,还是有很大距离的。游戏性上我觉得也没见得比chains of olympus要好多少,杂兵AI稍微高了点,但是杀法趋向无脑,挑战数量上有了,难度却是系列最低。画面没有的说,这个是PSP上第一流的。综合下我个人打83分。

      下面的话,也许有几分诛心,再次声明,作者一向都是在做“我流”,这里所说的,一不是在摆姿态,二不是在搞批判,如果有人觉得被冒犯了,或者作者在发神经,请宁可相信后者,也不要生气。

      美国诗人罗伯特•弗罗斯特Robert Frost的名字在国内多少还是有些名气的,如果你还记得中学语文书里,《未选择的路The Road Not Taken》的话,就应当知道我在说谁了。“诗乃翻译中失去的东西”,是他的一句名言,也是我坚信的原则之一。

      说回游戏的话,首先来讲,本作的标题Ghost of Sparta,到底应该如何翻译呢?台版貌似翻译成了斯巴达的亡魂,我必须说,做出这种翻译的人,一定没有玩过1代,因为他完全不知道这个名字的出处:

      ...奎托斯所杀死的妻女骨灰作为诅咒,永世附着在了其皮肤上,让他罪恶的事迹被所有人所知晓——苍白如灰,斯巴达战鬼Ghost of Sparta从此诞生。

      1代里有过很明确的交代,ghost是指昭示其罪孽的肤色白的不像常人,有如鬼魅一般。因此亡魂一词完全来的莫名其妙,奎托斯死了么?

      再来也有人翻译为斯巴达鬼魂,或者斯巴达幽灵。这两者我多少还能够理解,但是翻译讲求的信达雅,信有了,雅则未必。再者鬼魂也罢,幽灵也好,终究太过虚幻,如果真的要表达这种意思,“Phantom”会是更好的选择。比上比下,我自己将ghost译成“战鬼”,一来ghost的意思是有了,二来从剧情上讲这也符合后续的走向。

      平心而论,战神系列的词汇量,大部分来说,就是个高中水平,偶尔有些词汇哪怕直接看看不懂,联系下上下文绝对没有理解不了的,再不成,现在网络这么方便,查一个单词难道很难么?关键在于,如何从依赖中文变成原文阅读,我从某种意义上讲,对于这样的作品推出中文版是持有质疑态度的,因为如果动作游戏都要搞中文版,这无异于助长这种依赖性。

      本文坚持中英双语也是在此,有些东西翻译的再好也有偏差,如果能够看原文来理解,那么无疑是最好的,如果不能,至少配合着双语,这也是一种学习的方法。

      那么,我们下一作战神再见(如果有的话)。

      再一次感谢每一位看到这里的人。





[ 本帖最后由 1/2的苦艾酒 于 2010-11-19 02:21 编辑 ]
憧憬是距离理解最远的情感。

使用道具 举报

大园丁

从不挨打,只打人~

UID
158825
帖子
29361
威望
13
多玩草
3499 草
信仰力
0

攻略组勋章 无双勋章 PSP勋章 MGS勋章 噬神者勋章 MT荣誉勋章 COC荣誉勋章



 部落冲突
 皇室战争
 球球大作战
 荒野乱斗

发表于 2010-11-2 12:28:06 |显示全部楼层
顶苦艾酒兄弟~ 欢迎来多玩发神贴~

使用道具 举报

八嘎~

Lv.8

自恋狂

UID
7711262
帖子
7313
威望
23
多玩草
791 草
信仰力
0

攻略组勋章 宅人一族 梦幻之星勋章 无双勋章 攻略达人 MGS勋章 噬神者勋章 最后的战士 浓情恋人

发表于 2010-11-2 12:30:16 |显示全部楼层
挨打抢我SF···  慢慢观看 无法外链图片 ···直接上传下图片吧
新开通微博求关注:http://weibo.com/u/2490206932

使用道具 举报

自由の代償

Lv.7

無雙のVan

UID
4528207
帖子
3804
威望
14
多玩草
110 草
信仰力
0

精灵守护 攻略组勋章 友情勋章 无双勋章 最后的战士

发表于 2010-11-2 12:30:19 |显示全部楼层
先顶~慢慢看~话说部分图片不能外链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12177224
帖子
19
威望
1
多玩草
101 草
信仰力
0
发表于 2010-11-2 12:31:58 |显示全部楼层
....ouch,sigh...这个就很棘手了....慢慢改吧
憧憬是距离理解最远的情感。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267206
帖子
3360
威望
3
多玩草
578 草
信仰力
0
发表于 2010-11-2 12:44:24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的文章很有看头,看了下历代记,终于完全了解战神系列的主框架了。占位慢慢看,期待更新!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795483
帖子
175
威望
0
多玩草
10 草
信仰力
0

马年新春勋章

发表于 2010-11-2 12:54:21 |显示全部楼层
神贴当顶。。。。。。。
犀利 蛋定

使用道具 举报

DanteSaw

UID
11153746
帖子
100
威望
0
多玩草
10 草
信仰力
0
发表于 2010-11-2 12:56:01 |显示全部楼层
A9表示,图片禁止外链.......

前排观望
做错了事情的孩子,现在想回头赎罪。

使用道具 举报

牛牛

UID
2859388
帖子
9261
威望
7
多玩草
952 草
信仰力
4

攻略组勋章 无双勋章 MGS勋章 噬神者勋章 高达精英勋章 火影勋章 传说勋章 初音勋章 口袋妖怪勋章



发表于 2010-11-2 12:59:22 |显示全部楼层
lz你丫太给力了,配合中文版,这个刚刚好!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12177224
帖子
19
威望
1
多玩草
101 草
信仰力
0
发表于 2010-11-2 13:34:47 |显示全部楼层
貌似连接应该都修复了吧....还有哪个有问题....
憧憬是距离理解最远的情感。

使用道具 举报

实力派

特邀人士

自恋狂

UID
2505148
帖子
3504
威望
60
多玩草
2175 草
信仰力
0

峥嵘勋章 相恋情侣勋章 杰出贡献勋章 原创先锋勋章 多玩写手勋章 死神礼赞 游戏名人勋章 攻略组勋章 攻略达人

发表于 2010-11-2 13:37:46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好贴,希望以后能常在这里看到楼主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联系总编|举报邮箱:dwkf@yy.com|Archiver|手机版|多玩游戏|多玩视频|多玩游戏论坛 ( 粤B2-20050785 粤ICP备09075143号 粤通管BBS【2008】第006号 )

GMT+8, 2018-10-21 11:43 , Processed in 0.160107 second(s), Total 10, Slave 0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