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仙3专区
查看: 45700|回复: 170

[原创] 【墨竹雅轩】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大结局!坑已填平) [复制链接] [手机看帖]

分享到:
丶呆呆铃

不倾国丶不倾城

归隐人士

丶只倾我所有❤

UID
2491792
帖子
9990
威望
32
多玩草
6940 草

峥嵘勋章 助人为乐奖 原创先锋勋章 多玩名人勋章 诛仙2之星 勋章达人 多玩写手勋章 友情勋章 马年新春勋章 终极在线标兵

发表于 2009-3-6 17:05:59 |显示全部楼层
——>>>序
王茹:“宝宝,这次带着妈妈一起走。”
苏凯:“她是开到糜烂却是最美的玫瑰。”
殷胜:“我没能力建造一个里面只有她的花园。”
李悦:“那是我见过小茹最开心的笑。”
简松:“那样执着的她不适合那块土地。”


——>>>壹
“宝宝,加油,来妈妈这边。”
王茹回过头,循着声音望着一个稚嫩的小孩蹒跚的努力向自己的妈妈走过去。
下意识的摸上自己的小腹,那里是否也孕育着同样可爱的一个生命。
望着拥挤的人流,王茹有些茫然,殷胜的妈一向不喜欢她,肚子里的孩子归宿在哪里?
是,我是爹不疼娘不要的种,给不了胜什么,可我自己挣自己吃,我不欠谁。
提起刚买好的菜,王茹回到了跟胜一起租的窄小房间。

床占去了房间里很大部分的空间,王茹在简易的小桌上准备着今天的晚饭,胜还没有下课。
“小茹,我回来了,你看我今天买了什么?”
殷胜摇晃着手中的小菜,得意的咧着嘴开心的傻笑。
“换鞋进来吧,把外套脱了,弄好就吃饭。”
王茹头也不抬的接过东西,继续埋头准备晚饭,自己本就是个不擅交际的人,日子还不是这样照过。
“胜,我有事给你说。”
王茹收拾好碗筷,望着在床头打盹的殷胜,20岁认识他,一年了,殷胜在上大学,而她早早的开始了打工。
“怎么了?什么事?一本正经的。”
殷胜揉揉朦胧的眼,看着王茹站他面前,和一年前一样的扑克脸,自己为什么就这么喜欢?

“我怀孕了,2个月了。”
今天王茹抽空去了医院做检查,医生说孩子发育的很好、很健康。
殷胜听完瞪大眼睛望着王茹,试图努力分辨真实与梦境,而后拍拍自己的脸,确定感觉到疼痛。
“真、真的吗?”王茹点点头,看着殷胜分辨不出悲喜的脸,久久的只是沉默。
“天呐,太好了,小茹你太棒了!”
殷胜猛的抱起王茹,在狭小的房间里一圈圈的旋转,放肆的欢笑。

“小茹,嫁给我吧,我们结婚,我们生下这个孩子,以后你给我当黄脸婆!”
“那你妈呢?你妈那怎么说?”
不知道是开心还是转的太厉害,王茹有些晕眩,用手扶着头开口问。
殷胜一下子静下来,像泄了气的皮球,只是收紧怀抱,把王茹抱的更紧。
“我明天就回去跟妈说,我要结婚,我要娶你,我要你给我生个大胖小子。”
殷胜喃喃的念叨,不知道是说给王茹听还是说给自己听。
“睡吧,明天你早上有课。”王茹不置可否,只是关了灯,盖上了被子。

第二天,殷胜打电话告诉王茹,下课不回来了,要回家去。
第三天,殷胜手机关了机,王茹再也没打通他的电话。
第四天,王茹打了电话去殷胜家,接电话的人告诉她,这里没殷胜这个人。
第五天,王茹去了殷胜的学校,班上的人说,殷胜已经很多天没来上课了。
第六天,王茹去了医院,打掉了孩子,然后回到出租房收拾了自己的东西。
第七天,王茹退掉了房子,坐上了火车,离开了这个城市。

一个星期,王茹没掉过一滴眼泪,医生说,王茹在手术中哭了。

——>>>贰
“老板,你的酒吧招人是吗?”
王茹找到了一家学校附近的酒吧,新到这个城市,只有这里的房子她够钱租。
“你来应聘?”老板打量着眼前看着弱不经风的女子,酒吧这词似乎和她扯不上关联。
“你能做什么?看清楚吗?我这里是酒吧。”
“夜班,喝酒,陪酒,上床都可以。”王茹声音平稳,没有一丝感情的变化。
老板看着王茹,喷出一口烟,沉默了几秒。
“明天开始上班,实习期一个月。”

“X的,有你这么接客的吗?叫都不叫,草!”
王茹只是自顾自的穿起衣服,拿起钱,径直走出了房间。
“呼……”每次结束,王茹总是在门外一口气把烟抽掉大半根。
感觉烟味从鼻腔泛滥到四肢百骸,疲软的扶着墙颤颤的走出旅馆大门。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烟瘾这么大,现在的王茹几乎每刻都烟不离手。
每次看着烟雾弥漫,王茹会觉得自己还活着,真实的活着。
上班,喝酒,喝吐,睡着,缺钱了就去接客,每天重复,王茹告诉自己,这就是生活。

“喂,知道么,刚才我又接客了。”
凌晨的网吧,王茹抖落手中的烟灰,在键盘上敲打,对着一个陌生却熟悉的QQ号码。
“又没钱了?怎么你的工资用那么快的?”
“我告诉过你,工资都邮给我阿婆了。”
“怎么不留下一点,起码够吃饭?”
“我也告诉过你,我要抽烟,就算留了也不够。”
“为什么都告诉我?我要说出去你不怕?”
“除了知道你叫简松,我就不认识你,说出去也没所谓,都是我做的,我没有不认。”
QQ那头陷入了沉默,王茹掐灭手中的烟,接着又点燃了盒里最后一根。
“没烟了,我下了,拜拜。”

QQ那头还是沉默,王茹关掉了电脑,出了网吧。
望着刚刚开始放亮的天空,王茹轻轻喷出一口烟:“天亮了,该睡了。”
回到自己租的小房间,喂下几粒安眠药,王茹一头倒进床褥,呼吸均匀起来。
网络那头一个完全不相识的人,一个和自己一样时差倒置的人。
一个拿来说话但不拿来交流的人,希望自己明天还记得他叫什么,自己叫什么。

王茹从离开那座城市后,就再也没在睡着时做过梦。

——>>>叁
“小凯!再一杯,再来一杯,干杯!”
热闹的酒吧,喧嚣的节奏,每天都会有大学里的学生来喝酒,俨然一派醉生梦死的模样。
“最后一杯了,不行了不行了,真不行了。”
王茹望着其中一桌,有些失神,那样熟悉的背影,在哪见过?似乎脑袋不愿记起是谁。
一阵痛楚,夹在指缝忘记抽的烟燃尽,灼烧了指尖。
王茹丢掉烟蒂,狠狠的踩熄了烟头,吹了吹手指,走进了吧台。

“小凯,太不给面子了,寿星公敬的酒也不喝?”
苏凯为难的举起杯子,望着杯子里冒着气泡的浑浊液体,闭了眼猛的一抬头。
一阵辛辣刺痛喉咙,胃有些翻滚,自己总学不会拒绝人,真TM吃亏。
“给。”望着桌子上多出的水杯,苏凯有些疑惑的抬起头。
“不是酒,柠檬水。”看着对方询问的眼神,王茹拿掉嘴里的烟,吐出烟慢慢的说道。
“我、我知道,谢谢,可是…”不知道是喝多了还是怎么,苏凯感觉脸一阵烫。
“送的,不收钱。”王茹放下杯子就转身没入影里,不见了踪迹。
王茹缩回吧台,看着烟头忽暗忽明的火光,自己终究是记得某些人的吧,可笑。
苏凯拿起杯子,闻了闻杯中淡淡的柠檬香,那样柔细的背影,失神。

酒吧渐渐沉静下来,王茹把最后一个空瓶收进箱子,独自走出了酒吧。
“麻烦等等。”王茹听见声音转过头,眼前的人很陌生,她确定自己没见过。
“谢谢你的柠檬水。”苏凯有些害羞的挠了挠头。
“然后?”王茹望着他,表情淡漠,自己会有的,永远只是是瞬间的失神。
“可、可以做个朋友吗?”
“不可以。”王茹斩钉截铁的回答完,便转了身,累了,天要亮了,该睡了。
“为,为什么不可以?”苏凯愣了半晌,不甘心的又追了上去。

王茹停下脚步,慢慢的掏出烟盒,流畅的点了一根烟,向着苏凯的脸轻轻的喷了一口。
“为什么可以?”看着苏凯呛着直咳,王茹淡漠的开口问。
苏凯没了话头,只是喃喃的念:“我喜欢跟你做朋友。”
王茹沉默了几秒,抽完最后一口烟后弹飞了烟头,捋了捋头发。
“回你的学校去吧,你不够坏,不够资格做我朋友。”
没有再理会苏凯的反映,王茹静静的再点上一根烟,转头上了回房间的小路。

其实,够坏的人王茹也没拿他们当过朋友,自己从来没有过“朋友”。

——>>>肆
“你、你说什么?你以为我是什么人啊?怎么可能不是你的?!”“嘟嘟嘟…”
电话那头挂断了,李悦握着手机,整个人虚脱的靠着墙,抽泣着渐渐的大声哭了出来。
“我的孩子不是你的能是谁的啊!我在酒吧打工不代表我胡混过啊!”
李悦不懂,昨天还柔情蜜语的男朋友怎么今天知道了这消息就完全变了个人。
除了哭,自己还能怎么办?捂着小腹,李悦怎么都止不住眼泪下滑。
王茹在后门的仓库整理剩余的酒,静静的听着门外的哭声从小到大,再渐渐的沉寂下来。
“他不认就自己打了,这世界没谁都一样过。”王茹在李悦身边蹲下,向天空喷出一个悠长的烟圈说道。

李悦如被惊到的兔子一样回过神,望着身边的女人,自己和她从来没说过话,应该说,她和谁都没好好说过话。
“我、我不知道,这么严重的问题我从来没有处理过,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李悦把头埋进自己怀里,像是说给自己听一样拼命摇着头,王茹把手搭在李悦肩头,有些嘲讽的笑,
而后平静的开口:“听好,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叫问题。”
王茹拿起酒箱,吐掉嘴里叼着的烟,起身走进了酒吧,有些话,不需要说太多。

李悦请了几天假照后又回到了酒吧打工,四目相接时总是对王茹笑一笑。
王茹只是依旧板着脸点个头,然后忙碌于自己的手头的事。
“呕…呕呕……呕”王茹站在洗手间,用力抠着自己的喉咙,吐出一阵阵浑浊的酸水。
抬头望了望镜中爬满口鼻的污秽物,王茹捧起清水洗了把脸:“X的,这几天怎么都是点我陪。”
出了洗手间,王茹坐在吧台抽起了烟,吞云吐雾,呵,就是这个样子吧。

“王茹,5号桌客人点你。”王茹望了眼5号桌,就只有一个人,好应付,王茹抖了抖烟灰走了过去。
“先敬一……杯”看着坐在昏暗灯光里的苏凯,王茹愣了愣还是举杯一口喝了精光。
苏凯蹩脚的抽着烟,拍了拍身旁的位置,示意王茹坐下:“现在,够资格做你朋友了吗?”
王茹看着苏凯殷红的脸,在烟灰缸里转灭了手里的烟:“你喝醉了,回学校去吧。”
苏凯恼怒的把王茹瘦弱的身子一把拉进怀里,在黑暗中摸索着王茹的唇,一阵吃痛后才松开了手。
“咬我?!我就这么让你讨厌吗?”苏凯几乎是西斯底里的喊叫,而后头疲软的倒向了一边。
久久的,王茹重新坐回苏凯身边,靠在苏凯肩头,像哄孩子一般轻轻呢喃:“睡吧,闭上眼。”

酒吧人渐渐散去,王茹把苏凯交给了李悦,自己不该被谁记住,她这么对自己说。

——>>>伍
“小茹,他今天又来了。”顺着李悦的声音,王茹抬头看了看5号桌。
苏凯坐在那个角落,只是一个人静静的喝着酒,蹩脚的抽着烟,摇晃的灯光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那天之后,苏凯每天都会来,喝酒抽烟,借着吧台明亮的光,缩在角落里注视着王茹。
“不用管他,没叫我陪酒就行。”王茹低下头继续擦拭着酒杯,没有再说话。
“知道了…”李悦望了望苏凯,看了看王茹,终究也只是沉默。

“悦,帮我看着场,我出去买包烟。”王茹把酒单交给李悦,就急步走出了酒吧。
“茹。”刚点燃的烟僵在了唇边忘记抽,王茹望着酒吧门外的身影呆了呆。
“有完没完,没事别老找我。”调匀呼吸,王茹熟练的把烟喷出好远,看着苏凯在烟雾里变得模糊。
“李悦告诉我,昨天一开始陪着我的是你,对吗?”苏凯在烟雾里眨了眨眼,因为长期的睡眠不足,眼布满了血丝。
王茹不置可否,只是接口道:“是又怎么样?”
“我没有记错,是你靠着我,你不讨厌我,为什么不肯接受我?!”苏凯有些激动,身子轻轻的晃了晃。
“我不知道靠着你跟接受你有什么关联,我是陪酒的,你是喝酒的,就这么多。”
王茹大步越过苏凯,任他僵在原地,除了在进门时,没有再回头看一眼。

苏凯没有跟进酒吧,看着空了的5号桌,王茹借着吐烟松了口气,今晚,她有客……
“叫啊!叫啊!老子看你不叫!”王茹咬着下唇,承受着背部一阵阵火辣的痛楚,始终不肯出声。
皮带渐渐沾染血迹,男人终于停止了动作,从包里拿出一沓大钞:“滚,去你X的。”
王茹挣扎着颤颤的直起身,一件件批上衣服,几乎是扶着墙爬出门外。
蹲在门外,王茹侧靠着墙壁,像一个毒犯一样蜷缩着一口气抽了几根烟,努力缓和着背上撕心裂肺的痛。
几乎是花了半个小时,王茹才挪出旅馆的大门,却看见一对痛苦的喷着火的眸子。

“你怎么会在这里?!”王茹吃惊的出声,想挺直身子,一阵痛楚伴随着动作猛的袭击全身。
王茹感觉眼前一花,脑袋不听使唤的直挺挺的撞向地面。
“茹!”苏凯慌张的扑上前,接住倒下的王茹,王茹咬紧牙,喃喃的念:“背、背、、”
苏凯沉默的背起王茹,把王茹背回了她租的房子,除了指路,两人一路没有再多说一句话。
“什么都不问我吗?”王茹趴在床上,任由苏凯清洗背上的伤口。
苏凯摇了摇头,尽量让粗陋的双手放轻动作:“都洗干净了,我走了…明天,记得去医院……”
“睡这里吧,我知道你回不去寝室。”王茹把头埋进枕头,挪出了一点位置:“关灯关门…”

睡梦中,苏凯恍惚的闻见,一阵淡淡的冷洌玫瑰香,那一定是梦,是梦……

——>>>陆
阳光顺着窗帘的缝隙照进来,突兀的刺痛王茹的眼,王茹揉了揉眼,艰难的直起身。
顺手摸了摸床头的烟,一边点着烟,一边眯眼看着烟盒旁边的纸条。
“醒了休息会,下课我给你带药带吃的。”又是下课,只是换了个署名。
王茹把纸条揉成团随手抛进了垃圾桶,趴回了床褥,伸手摸了摸背上血液凝结了的伤口。
傻小子,王茹拉上背子蒙住头,遮住了刺眼的阳光。
似乎很久没有吃安眠药就睡着了,王茹缩在被子里,喃喃的自言自语。

“茹,醒了么?”苏凯尽量轻柔的拿钥匙打开门,提着东西踮着脚走进房间。
“没醒也被你叫醒了,傻小子。”王茹裹着被子坐起身子,捋了捋有些杂乱的头发。
看着王茹赤裸的肩,苏凯一下子红了脸,慌忙放下手中的袋子:“醒``醒了啊?要先吃东西还是上药?”
“上药。”王茹翻身趴在了床上,拉下了被子。
看着猩红刺目的伤口,苏凯静默了几秒,静静的拿出药:“早上出门我拿走了你的钥匙,你睡着了就没跟你说。”
“没所谓,反正我房间里没什么可以让人拿。”感觉苏凯的手震了震,然后又继续擦药。
“去配一把吧。”“什么?”苏凯愣了愣。
王茹抓起床头的衣服批上:“以后,回不去,可以,来这睡。”

晚上王茹还是去酒吧上了班,什么事都像从来没发生过一样,照旧如常,只是苏凯再也没来坐过5号桌。
每天王茹回出租房,苏凯总是挺着一张傻笑十足的脸,说着蹩脚的理由解释着回不去寝室。
王茹从没笑过,也不曾撵苏凯走过,只是淡淡的应一声哦,然后关灯关门,脱衣睡下。
苏凯从不曾碰过王茹,只是假装睡着翻身,然后抱住王茹才真的睡着。
谁说过,如果不做|爱却依旧能抱着对方安心入睡,那便是爱了,苏凯每天睡着前都会这么对自己说。

“小茹,外面有人找你。”李悦把收起来的空瓶放进吧台,抬头对王茹说道。
王茹诧异的抽了口烟,找我?“客人”不是这么点菜的,苏凯应该回房间了,谁会找我?
“知道了。”王茹拿下嘴里的烟点了点头,穿过昏暗的大厅,出了酒吧门。
“小茹!是你!真的是你!我终于找到你了!”殷胜狂喜一般的冲到王茹面前,紧紧抱住王茹。
“你找我有事吗?”僵硬了一阵后,王茹颤颤的抬起手中的烟,狠狠的抽了一口。
感觉到王茹声音的僵硬,殷胜把怀抱收的更紧:“小茹对不起,对不起!”
“你没对不起我,没谁对不起我。”王茹拉开殷胜的手,踏灭了地上的烟头,转身回了酒吧。

殷胜永远不知道,自己不是他认识的王茹,从离开的时候就不是了。

——>>>柒
殷胜没有离开,守在了酒吧门口,蹲在玻璃窗下面,看着王茹熟练的在酒吧里穿梭。
看着王茹留下的烟头,殷胜眼神有些恍惚,这个女孩还是小茹吗?
王茹看着酒吧外晃动的人影,漠然的继续着手中的工作,门外那个人怎么样,对自己已经不再重要。
“凯,在干吗?”王茹打通了苏凯的电话,“在房间里,明天没课,我在看书。”
王茹看了看时间:“那过1小时来一下酒吧这边。”
“哦。”苏凯从来不问为什么,只是应了一声,王茹挂了电话,收拾起了酒瓶。

“小茹,不要走。”看着王茹出了酒吧就头也不回的向前走,殷胜站起来追了上去。
“如果你没事,请不要再打扰我。”王茹看了看表,苏凯该过来了,不想再有什么纠葛,自己已经太疲惫。
殷胜执意的抱住王茹:“小茹,对不起,不要这样好吗?我不是故意丢下你的。”
王茹没有挣开殷胜,只是平静的开口:“故意和不故意有差别吗?结局一样。”
殷胜浑身颤了一下,收紧了双手:“小茹,是妈妈把我关在了家!我没有抛弃你!”说着低头强吻住了怀里的王茹。
背部一阵抽痛,殷胜的手压住了结痂的伤口,王茹感觉一身冷汗,不敢动弹。

“滚!”怒吼震痛耳膜,感觉身上的压力一轻,王茹捂着背整个人瘫软在苏凯怀里。
“小茹,你怎么了?”看着王茹脸色苍白,殷胜挣扎爬起来,捂着被苏凯打肿的脸走向抱着王茹的苏凯。
“别过来!”苏凯整个脸被怒气憋的通红,不是怀里的王茹冷汗淋漓,苏凯只想上去揍死这个不知道哪来的混蛋。
“凯…”王茹忍住背部一阵阵的抽,虚弱的出声:“抱我回去…别跟他说了…”说完抱住苏凯的脖子别过了头。
“滚一边去,别TM跟着。”苏凯抱起王茹,绕过殷胜,快步的走了回去。

给王茹裂开的伤口上了药,苏凯看着闭眼一直没出声的王茹轻声问:“茹,好一点了吗?”
王茹点了点头,苏凯长的长的舒了口气:“还好伤口是是裂了一点点,好好休息吧,明天请假别去了。”
王茹抬眼,看着苏凯阴沉着脸,却始终没有开口问自己一句话:“凯,还是没话问我吗?”
苏凯张了张嘴,终究还是摇了摇头,王茹撑着坐起来,从后面抱住苏凯:“凯,抱我吧。”
苏凯混身一震,声音颤颤的摇了摇头:“你背上有伤……”
王茹没有再说话,只是抬起苏凯的头,轻轻吻住了苏凯的唇,苏凯瞪大了眼,久久的,伸手抱住了王茹。

苏凯的怀抱很温很暖,生涩而温柔的抚慰,这一晚,王茹睡的很沉。

——>>>捌
“别走!”苏凯转过头,看见殷胜肿着半边脸站在他身后,双眼布满血丝。
“又是你!我警告你,别靠近茹,她刚刚才睡着。”苏凯压低声音,不想门内的王茹听见。
“睡着?你抱过她了?”殷胜有些嘲弄的笑,不知道笑苏凯还是笑自己。
“放心,我没打算吵醒小茹,我有话跟你说。”殷胜说完转过了身,径直向前走,他知道苏凯会跟来,一定会。
出了出租房的院落,苏凯叫停了殷胜:“就这里了,我是打算出来给她买些吃的,太久她会知道。”
殷胜艰难的停住了脚步,转过头开口问:“ 你认识小茹多久了?”
苏凯抬头看了看殷胜因为压抑痛楚而有些扭曲的脸,终于还是淡淡的开口:“没多久,一个多月而已。”

沉默了许久,殷胜终于又出声:“我叫殷胜,小茹有跟你说过我的事吗?”
苏凯摇了摇头:“没有,我从来没有问过茹什么事,包括她从哪里来,为什么来,她的过去我不干涉。”
殷胜吃惊的盯住苏凯的脸,试图分辨真假,终于放肆的笑,笑的泪流满面:“怪不得!哈哈,怪不得啊!”
笑声终于收敛下去,殷胜沙哑着嗓子任由泪水爬满脸:“怪不得……小茹离开我会愿意接受你。”
苏凯看着殷胜哭闹,一言不发。
殷胜突然像疯了一般跳起来,抓住苏凯的领子:“是不是你!小茹是不是为你打掉了我的孩子!”
孩子?苏凯身子颤了一下,眼睛死死的盯住殷胜:“我不知道,我以前从来没碰过她,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孩子。”

殷胜像泄了气的皮球,放开了双手,软倒靠在墙上。
像是说给自己听的一样喃喃自语:“不是我的错,是妈妈关了我不准我出门,不准我见她,我爱她,我爱她的。”
“孩子…小茹肯定打掉了我和她的孩子……我不想的,我不想的……”
一旁的苏凯走上去提起殷胜的领子,照着没肿的那边脸就是一巴掌:“借口!”
“你妈关了你?你这么大个男人弄不开门?你爱她?你爱她让她自己一个人去打掉了孩子!?”
殷胜愣住了,好不容易回过神:“对……我没资格说爱她,我建造不起一个只有她和我的家,你赢了…”
“我不知道谁赢了,我只知道茹是最大的输家,你不会明白她经历了什么!你走,我不会让你见她!”

苏凯说完就要走,殷胜又叫住了他:“放心,我不干什么,这里你交给小茹,我知道你会照顾好她。”
苏凯看着殷胜手里有些破旧的帆布包,迟疑着没伸手,殷胜把东西递到他手里:“放心吧,不是我的东西。”
苏凯接过东西:“那是什么?为什么要我交给她?”
“她…她阿婆走了,这是临终前托付我交给她的,不然我也不知道小茹在这。”
殷胜拍了拍身上的土:“我该走了,交给你了。”是的,该走了,殷胜告诉自己,错过的,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看着殷胜的身影越走越远,苏凯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帆布包,在院落门口站了很久很久。

看着床上的王茹睡的很沉,苏凯把帆布包放在了床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玖
“凯?”王茹揉了揉眼,手下意识的往身旁摸索了一下。
“在,醒了?”苏凯拿起准备好的豆浆和煎饼,坐到了床边“别摸了,我不在那边,早起了。”
王茹捋了捋头发,扬了扬嘴角:“这么急着拿吃的给我干吗?我还没洗脸刷牙,怎么?脸不要命不要了?”说完拿起衣服,自顾自的穿了起来。
王茹的话像针一样刺了苏凯一下,苏凯沉默的放下东西,看着王茹:“以后这样的话不要说第2次,无论我会不会听到。”
王茹套上T恤愣了愣:“怎么这么正经,我开玩笑的。”看着苏凯依旧沉着脸一言不发,王茹停下了动作:“好,以后不说了。”

苏凯拿起外套,打开了门:“记得把东西吃了,酒吧那边我帮你请假了,还有—”苏凯看了眼床头的破旧帆布包“那个,是别人托我带给你的。”
说完不敢再看王茹的样子,转身出了门。
王茹顺着苏凯的视线看了眼床头,身子颤颤的走了过去,把帆布包拿了起来,放在手里仔细的摩挲着。
抱着包坐在床边,王茹很久没有动一下,很久很久才缓缓的打开包。
时间太久,包的帆布有些老旧变色,有些地方甚至磨破了一些,隐约露出里面的底衬,王茹拿出包里的东西,感觉雾气酸涩的滑落手心。

“为什么你白天也会在QQ上?”王茹掐灭了手中的烟,惊讶的看着简松上线。
“这话我是不是也可以问你?”看着QQ上发来这么一句话,王茹沉默了几秒,手有些颤抖的又点上了一根烟。
“以后我不接客了。”分不清眼前的是烟还是雾,王茹的手指凭感觉在键盘飞快的敲打着。
“怎么?钱够花了?厌倦了?还是你傻了?”
“她走了,除了我小时候的照片,什么都没留下。”没有再看QQ那头回什么话,王茹关了电脑出了网吧,头顶的星空有些晃眼。
“茹。”王茹顺着声音转过头,眼有些模糊,只恍惚看见苏凯的身影从网吧门后走出来。
看着王茹摇摇晃晃,苏凯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的在王茹面前蹲下了身子,向后扬起手:“走吧,回去了。”
王茹温驯的趴在苏凯背上,双手不自觉的抓紧了苏凯的肩膀,苏凯沉默着,感觉肩头被王茹的指甲弄的有些痛,脖子那里,有一点湿润。

“凯,我累了。”看着出门时被自己弄散一地的照片被苏凯收好重新放进了帆布包,王茹软软的倒在了床上。
“累了睡吧,我去买点东西。”苏凯想站起来感觉一滞,看着被王茹抓住的衣角,抬起头又看了看王茹。
“不要走,不要,丢下我……”王茹把头埋进枕头,声音全部闷在了喉咙里。
苏凯脱了衣服,关了灯睡了下来,任王茹蹭进自己怀里,而后收紧了怀抱盖上了被子。

苏凯一夜没睡,在黑暗中盯着王茹的眼,看着王茹无声的一直掉眼泪。

——>>>拾
学期快结束,苏凯忙了起来,平时大部分时间都呆在了学校,王茹只是依旧在酒吧上班,依旧过着黑白颠倒的日子。
苏凯起的比以前早了,那时候王茹总是刚回去睡下,每次起身王茹都会睁眼看着苏凯出门,两人却是不说话。
“茹,晚上我不回去了。”王茹接着电话,淡淡的应了一声:“哦,知道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有喇叭尖锐的响声:“这几天要考试,我起太早,我知道我吵到你了,你,不要多想。”
“没有,去忙吧,加油考试。”说完挂了电话,走出了吧台。

王茹走出酒吧,扶着墙壁吐了起来,不再接受别人“点菜”,点自己陪酒的人莫名奇妙的多了起来。
这几天总是一晚喝吐好几次,已经习惯下班了吐空胃里所有的东西再去吃饭,上班前吃东西就是找吐。
烟雾缭绕,眼前的东西有些恍惚不真实,王茹看了看已经空了的香烟盒,自己是不是和这个一样?
把空盒子捏成一团扔了出去,王茹走出了酒吧的后巷,去唯一一家还开门的小店新买了一包烟和一盒方便面。
王茹这几天都会在这家小店熟练的点上烟,泡上面,然后拿着面去网吧,直到天完全亮起来。

看着QQ上熟悉的头像闪动,王茹一边把面条往嘴里送,一边点开了对话框:“今天又要呆到天亮?”
王茹利落的几口吃完了泡面,随手把盒子放在了桌子上,充当了临时的烟灰缸,把烟头丢进剩余的汤里,冒出烟头一声痛楚的呻吟。
“你不也一样,老问一样的问题,有意义吗?”王茹有些漠然的回复,苏凯不在的这几天总是这样重复的和简松聊Q。
“为什么不回去休息?想苏凯了?还是想殷胜了?”王茹愣了,摸着键盘的手仿佛像被针刺到一样缩了回来。
“这问题不该你问,别以为你什么都知道就什么都可以问。”深深的吸了口烟,王茹艰难的在键盘上敲打完这句话。

QQ的那头陷入了沉默,过了很久才又说话:“你不适合那里,他们也不适合你。”
王茹只是沉默,有些问题不敢问别人,也不敢问自己,甚至不敢抬头去看:“照你这样说我是否不适合活下去?”
简松习以为常,这个女人似乎总是这样缺乏活下去的理由:“我能给你适合的东西,他们不是合适的园丁。”
王茹浑身似乎被电了一下的关了QQ,扔掉了烟,结了帐,抓起丢在椅子上的外套和桌子上的烟盒,起身走出了网吧。
终究是要一个人回到那个没有人等待的屋子,王茹穿上外紧了紧,看着没有亮的天空,散落着几颗没有亮光的星。

自己就是花朵,也是有毒的花朵,不需要园丁,王茹吃了药倒进被子,这么对自己说。

——>>>拾壹
“今天怎么会在这里?”王茹下班之后进屋,一边换鞋一边看着坐在床上傻笑的苏凯问。
今天上班吐得多了些,胃实在不舒服就回房间找药,没有像以往一样去网吧通宵。
苏凯看着王茹换好鞋子走过来,把王茹拉着坐入自己怀里,把头枕在王茹肩窝上,蹭蹭的腻了腻:“我想你了不成么?谁叫你当初把钥匙配给了我,呵呵,想后悔晚了。”
王茹淡淡的扬了扬嘴角:“我问真的,不考试吗?怎么今天想到出来了。”
“后天才考试,有一天的空,想你就出来了。”苏凯不自觉的把双手收了收“家里来电话叫我回去了,考试完了我得回家过年……”
王茹愣了愣,房间里有些安静,久久的王茹才开口:“把灯关了吧…”

亮光刺痛双眼,王茹坐起身揉了揉,看了身边空了的位置,下意识的拿起被子,裹住了赤裸的身子。
“我回来了~~。”苏凯一边开门一边摇晃着手里的袋子“看,你最喜欢吃的那家的杂粮煎饼,加了个蛋,还有热豆浆。”
王茹愣了愣,苏凯把东西放在床头,拿起衣服递给王茹:“来,穿好衣服去刷个牙来吃吧,不然待会冷了。”
说罢理了理床铺,脸上有些泛红:“昨天晚上,对不起,我,那个,那个……”王茹笑了,从身后搂住了苏凯,有些贪恋的嗅了嗅苏凯身上的味道:“早去早回……”
苏凯听懂了之后身体僵硬住了,很久的都没有动一下,时光———静谧无声。

火车站的人流有些拥挤,天气微凉,苏凯把行李放在一边,看着王茹被冻红的脸:“明知道我今天是早上的火车,何必下班了不睡就赶过来?”
王茹夹着烟的手冷得有些发抖,深深吐出一口气,分不清楚是烟还是冻结了的空气:“一路小心,注意安全。”
苏凯有些心痛的抱住王茹:“我会和家里说的,茹你等着我。”
话似乎有些熟悉,视线有些恍惚,眼前的一切似乎变得有点不真实和模糊起来,王茹只是笑了笑:“去吧,车要开了,上去记得先把行李放好。”
苏凯转身上了火车,站在窗口直到王茹渐渐从视线里消失,他永远都会记得,王茹在风中红着脸蛋目送自己远走的样子。

送走苏凯,王茹回了出租房,明明只是少了一个不是天天在的人,为什么莫名的觉得房间空旷了这么多?
突然感觉胃一阵翻滚,王茹跑到厕所,扶着墙扣着喉咙,吐出一胃的酸水,摇晃着站起来,王茹有些呆滞的点了一根烟:“就这样继续么?我是谁?我想要什么?又能要什么?”
坐回床边,王茹在床头翻找着药瓶,胃药和安眠药都跑哪去了?顺手划拉出一张纸条,熟悉的字迹:“茹,药我都给你收进柜子里了,少吃一点药,对你身体不好,实在睡不着就试试喝牛奶。”
王茹柔软的笑了起来,把纸条贴在胸口,钻进被子闭上了眼。

即使被地狱的业火所燃烧,我还是可以向往天堂对吗?在渐渐入睡之前,王茹这么问自己。


——>>>拾贰
“茹,我到了,刚刚下火车,放心吧,我妈说好了来接我的。”苏凯拉着行李顺着人流向出口走着,呵出的气变成一片白雾。
王茹往外走了几步,尽量远离吵闹的酒吧,轻笑着点头:“到了就好,家里那边冷,自己注意身体。”
“嗯,那我先出站了,到家了给你电话,等着吧,我一定给你一份最好的新年礼。”苏凯兴奋的说完,把票递给了乘务员之后走出了出站口,淹没在了拥挤的接车人群里。
王茹挂了电话,下意识的拿起口袋里烟盒,愣了愣,又把烟盒放回口袋,笑着转身走回了酒吧。
生活,或许可以换个方式继续,王茹在酒吧里穿梭,脸上带着淡淡的笑。

“呕!呕呕……”王茹躲在厕所里拿水洗了洗脸,有些莫名,苏凯到家这段时间自己很少再陪酒了,也没有乱吃药,怎么还是老吐?
突然像被雷击中一样,王茹下意识的把手抚上小腹,好像那个很久都没有……
电话突兀的响起来,吓得王茹如触电般收回手,有些慌乱的拿起电话。
“茹,还没去上班吧?这段时间睡的好吗?对了,我有个好消息告诉你。”王茹盯着镜子中的自己,感觉有些陌生。
“什么好消息?”“我把我们的事告诉家里了,家里问你要不要过来一起过年?”苏凯有些兴奋,言语里有压不住的喜悦和期待。
知道了还叫我去过年?王茹错愕了几秒,平静的开口问:“我们的事告诉了家里?那我的事呢?你是没告诉还是怎么告诉家里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声音弱了下去:“我就说我跟你恋爱了,是我在学校认识的……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告诉家里实话的,我不会瞒的,茹你相信我,我不会像他一样。”

王茹闭上眼,感觉有些东西从身体里偷偷溜走:“那你告诉了家里再来问我吧。”说完挂了电话,拿起外套就出了门。
王茹有些不舒服的皱了皱鼻子,医院浓烈的消毒水味道让她感觉一阵恶心,漫长的等待似乎没有尽头,她静静的坐在门诊室门外,看着一个又一个女人或喜或悲的走进去再走出来。
“王茹!”听见里面叫自己的名字,王茹站起身,手抚着小腹,半是疼惜半是保护,宝宝,这次妈妈一定会让你看见这个世界的。
“嘟—嘟—嘟—”电话又响了起来,王茹眼神有些呆滞,静静的拿起电话“茹,事,我全部都给家里说了,家里人反应很激烈,我可能赶不及接你来过年,不过你相信我,我一定会说服他们的,你等着我。”
王茹灿烂的笑了笑:“不能过年没关系,凯,我爱你。”苏凯震的呆在了原地,很久才知道出声回答:“茹,我也爱你,你等着我,我一定会把你接到我身边的,你等着我。”

王茹独自回了出租房,看着病历走了神,感觉人随着思绪飘远,没有尽头也没有方向。
“看大小和你给我的时间推断已经6周了”王茹站起身,在柜子里找到了药瓶“只不过你用过药,生活习惯太差”王茹把安眠药全部倒进了掌心“报告显示没有胎心跳”把药艰难的全部塞进嘴里,王茹吃力的喝了好几口水才咽下去。
“小姐,已经可以确诊是死胎了,这孩子不能要,你还年轻,没关系的,别多想。”王茹苦笑着倒进被子,把苏凯留给自己所有的字条全部放进了心口的口袋,闭上了眼。
“宝宝,这次带妈妈一起走……凯,对不起,我等不到你了,别为我为难了……”

王茹抚着小腹,呼吸沉静,渐渐的再也听不见声响,嘴角带着笑,甜蜜而温柔。


——>>>后记
“X月X日凌晨5点,警方接到电话,于XX学校附近出租房内发现一具尸体,死者性别为女性,年龄22岁,房内无打斗凌乱现象,初步怀疑为自杀。”

“苏凯吗?我是李悦。”“李悦?我正要找你,茹呢?我打不通她电话,也联系不上她人!急死我了!”
李悦声音颤抖了起来:“小凯,小茹走了,我下班去找她的时候她已经走了,小茹,有了你的孩子……只是,孩子是……小凯你不要难过,小茹是笑着走的,那是我见过小茹最开心的笑……”

“凯,我爱你。”“凯,我爱你。”…………


[ 本帖最后由 绾青丝丶铃 于 2009-7-3 03:50 编辑 ]
已有 2 人评分金钱 收起 理由
十三月的幸福 + 200 一个字:好,最爱官人写的文章了 ...
清云歌 + 100 ……我给你更新奖励=.=

总评分: 金钱 + 300   查看全部评分

丶呆呆铃

不倾国丶不倾城

归隐人士

丶只倾我所有❤

UID
2491792
帖子
9990
威望
32
多玩草
6940 草

峥嵘勋章 助人为乐奖 原创先锋勋章 多玩名人勋章 诛仙2之星 勋章达人 多玩写手勋章 友情勋章 马年新春勋章 终极在线标兵

发表于 2009-3-6 17:06:13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次写这样写实的东西,希望大家能喜欢,我会记得填坑的。


[ 本帖最后由 绾青丝丶铃 于 2009-4-18 02:44 编辑 ]

使用道具 举报

一剑冲地

UID
3353515
帖子
1832
威望
0
多玩草
353 草
发表于 2009-3-6 17:08:32 |显示全部楼层
文区不许抢沙发![ddt14]

速度自己扣钱 [ddt3]  然后给我![ddt18]

使用道具 举报

丶呆呆铃

不倾国丶不倾城

归隐人士

丶只倾我所有❤

UID
2491792
帖子
9990
威望
32
多玩草
6940 草

峥嵘勋章 助人为乐奖 原创先锋勋章 多玩名人勋章 诛仙2之星 勋章达人 多玩写手勋章 友情勋章 马年新春勋章 终极在线标兵

发表于 2009-3-6 17:16:20 |显示全部楼层
[ali84] 冲地 我占楼是为了方便编辑 万一不够 我得征用2楼

使用道具 举报

一剑冲地

UID
3353515
帖子
1832
威望
0
多玩草
353 草
发表于 2009-3-6 17:17:32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绾青丝丶铃 于 2009-3-6 17:16 发表
[ali84] 冲地 我占楼是为了方便编辑 万一不够 我得征用2楼


我不信[ddt18]

使用道具 举报

朵莉丝

归隐人士

肚兜党青帅

UID
2221633
帖子
8145
威望
10
多玩草
328 草

解答员勋章 初级人缘勋章 爱情守望者 诛仙功勋勋章 歪歪语音达人

发表于 2009-3-6 17:31:22 |显示全部楼层
[ddt19] 我来看玲的文

使用道具 举报

柳妹

Lv.7

and i'm not your sister

UID
3348598
帖子
3662
威望
14
多玩草
1096 草

VIP资料员 诛仙功勋勋章 原创视频勋章 初级人缘勋章 浓情恋人

发表于 2009-3-6 19:46:43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来么么绾绾SAMA的

神奇七侠第二集。。Loading...

使用道具 举报

其实,我们最恨的都只是自己 ...

Lv.7

逐渐消失

UID
2247644
帖子
5948
威望
19
多玩草
335 草

初级人缘勋章 中秋纪念勋章 蓝色魅力 御风者勋章 诛仙功勋勋章

发表于 2009-3-6 21:42:04 |显示全部楼层
要填坑哦[ddt15] [ddt15]

使用道具 举报

丶呆呆铃

不倾国丶不倾城

归隐人士

丶只倾我所有❤

UID
2491792
帖子
9990
威望
32
多玩草
6940 草

峥嵘勋章 助人为乐奖 原创先锋勋章 多玩名人勋章 诛仙2之星 勋章达人 多玩写手勋章 友情勋章 马年新春勋章 终极在线标兵

发表于 2009-3-6 22:39:14 |显示全部楼层
[ddt7] 纠结纠结 铃子在加油 坑啊坑 这次开的坑咋这大

使用道具 举报

请叫我小怪。我会很喜欢你的。 . ...

Lv.9

my name is abby

UID
378176
帖子
14000
威望
33
多玩草
1193 草

优秀制图员 VIP资料员 中级人缘勋章 万圣节勋章 情人节活动勋章 多玩写手勋章 诛仙功勋勋章 超级棒棒糖 美眉公社 中国结

发表于 2009-3-6 23:59:21 |显示全部楼层
[ddt10] 什么叫填坑。。

使用道具 举报

YY-小色

Lv.7

消失

UID
1100684
帖子
4871
威望
12
多玩草
98 草

原创先锋勋章 情人节活动勋章 诛仙功勋勋章 超级棒棒糖

发表于 2009-3-7 00:02:07 |显示全部楼层
[tbww39] 占楼编辑,3天内更新

使用道具 举报

不能原谅的自己

Lv.9

再见了,小二

UID
1084091
帖子
8738
威望
14
多玩草
1127 草

初级人缘勋章 圣诞活动勋章 情人节活动勋章 御风者勋章 多玩写手勋章 诛仙功勋勋章 超级棒棒糖 友情勋章

发表于 2009-3-7 01:46:15 |显示全部楼层
睡觉前最后顶一次我最喜欢的倌倌的文章,写的很棒,好喜欢啊

使用道具 举报

不能原谅的自己

Lv.9

再见了,小二

UID
1084091
帖子
8738
威望
14
多玩草
1127 草

初级人缘勋章 圣诞活动勋章 情人节活动勋章 御风者勋章 多玩写手勋章 诛仙功勋勋章 超级棒棒糖 友情勋章

发表于 2009-3-7 12:59:41 |显示全部楼层
....倌倌面朝哈哈,春暖花开

使用道具 举报

丶呆呆铃

不倾国丶不倾城

归隐人士

丶只倾我所有❤

UID
2491792
帖子
9990
威望
32
多玩草
6940 草

峥嵘勋章 助人为乐奖 原创先锋勋章 多玩名人勋章 诛仙2之星 勋章达人 多玩写手勋章 友情勋章 马年新春勋章 终极在线标兵

发表于 2009-3-7 18:14:29 |显示全部楼层
憋半天只更新了一章[ddt10] 自己瞧着纠结

使用道具 举报

江南书生

UID
2139455
帖子
2976
威望
12
多玩草
847 草

中秋纪念勋章 爱情守望者 娱乐功勋勋章 诛仙功勋勋章

发表于 2009-3-7 18:28:24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轩里第一个小说连载,希望铃子能坚持。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联系总编|举报邮箱:dwkf@yy.com|Archiver|手机版|玩盒模拟器|多玩游戏|多玩视频|多玩游戏论坛 ( 粤B2-20050785 粤ICP备09075143号 粤通管BBS【2008】第006号 )

GMT+8, 2017-12-13 00:03 , Processed in 0.152473 second(s), Total 8, Slave 0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